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借国外网络融合经验论中国三网融合发展策略

2010-11-24 09:41
Hsiao Chen
关注

  4两种体制造成两个行业不同现状

  (1)广电运营商系统的体制之困

  广电运营商发展的难题在于体制瓶颈与“闭路”经营网络:条块分割,缺乏全国统一的运营主体,与“全国一张网”的电信相比,表现为“诸侯割据”,在竞争力上严重弱于电信运营商。从1983年开始,广电系统实行“四级办广播电视”的政策,即将有线电视网大致划分四级传输网:国家级、省级、地市级和县级。这种一地一网、一城一网的散乱性网络建设形成了广电业的目前现状:政企不分、政事不分、企事不分、管办不分。

  广电运营商长期以来工作在事业单位的体制下,产业链非常薄弱,没有经过市场化的历练,其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国家拨款和向用户收取有线电视费。当处于体制内的广电运营商在经营宽带业务时,必须面对来自电信运营商的激烈竞争。因此,广电运营商的市场意识、运营能力有限,也成为限制广电产业发展壮大的重要因素。电信企业为解决市场化的问题,用了十余年的时间进行四次电信改革,2008年5月,六大电信运营商合并为三个全业务经营的电信企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他们较早就开始政企分开,引入竞争机制,实行对外开放,主要电信公司均在海外上市,用户数超过十亿,采用全程全网和准军事化垂直管理的网络体系。当下,完成市场化转型成为广电运营商首先需要面对的问题。在三网融合的大背景下,广电运营商不仅面临着从模拟技术向数字技术转换,还要完成从计划事业型向事业产业型转型,从“公益”向“公益+赢利”转型,从被动为用户提供服务向以用户为核心的服务转型。广电系统的网络现在连“一省一网”的目标还未实现,要建立一个具有全国规模、高度市场化的广电网络,难度可想而知。

  现阶段,广电系的企业要申请从事电信业务,工信部会要求广电系机构要实现企业和事业单位分开、台网分离。现实是由于广电多年的事业体制,企业和事业单位分开远没有到大规模的程度。而台网分离一举,在地市级以下地区则是阻力重重。由于地级以下电视台广告收入不高,有线电视网络的固定收费往往占据当地广电系统的收入的大部分,这级广电机构分离的意愿不高。

  目前,在1.74亿有线电视用户数中,数字信号电视用户有6500万,而模拟信号电视用户超过1亿户,可见有线网络整合的需要较长时间和较大费用。同时,有线网络提供的宽频接入用户较少,到2009年底只有300多万,相较于全国3.46亿宽带网民总数,比例微乎其微;有线网络也还不能提供IP电话等语音服务。试点之后大规模的三网融合,市场竞争能力更为重要。

  (2)广电与电信行业之间“持久战”

  “三网融合”的根本障碍在于两大系统之间的利益争夺。多年来,电信和广电都试图建立自己的专网经营全业务,进入对方的领地,并用许可证等行政壁垒防止对方入侵。早在1998年,广电与电信的两个行业的利益之争就初现端倪。当年广电部门试图摸索开展一些电信业务,引起电信运营商强烈不满,双方的冲突不断积聚和升级,甚至发生过流血冲突。数年后,电信运营商发现视频时代的巨大商机,开始发展IPTV,同样遭遇广电阻挠。按目前的政策和体制,开展IPTV业务需要由三个部门控制的四个牌照:广电部门《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工信部《ICP证》和《移动增值业务许可证》、文化部门《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广电总局不但控制牌照,还能控制内容,因此实际上拥有最大的话语权和决定权。由广西电信IPTV事件可以看出,在三网融合过程中,广电主管部门拥有的行政管理权对于维护新闻舆论宣传和广电运营商的利益至关重要。

  三网融合必须要加强对互联网传输内容的管理和控制,对于节目源的审批和播出要负有社会责任。今年4月27日,央视早间新闻播出了互联网电视涉黄新闻。28日,广电总局发布了针对电视机终端的两道许可门槛:《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管理规范》、《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管理规范》。根据这两则新规,每一台互联网电视机终端都必须内置唯一的集成牌照方客户端,形成一对一的绑定,从而实现广电总局对每一台互联网电视机的内容来源都可观可控。此前,广电总局已经明确了互联网电视内容的牌照制,曾在去年底发给央视国际网络有限公司、上海文广集团、杭州华数集团三张针对视听内容的牌照,而4月28日发布的两则规范,是针对互联网电视集成服务的许可门槛。这已经是广电总局在本月第二次出台监管政策。4月12日,广电总局向各省广电局发出一道“41号文”,要求对于未经广电总局批准擅自开展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电视业务的地区,依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条规依法予以查处,限期停止“违规”开展的IP电视业务。根据此文,除了目前已取得IPTV落地资格的上海、江苏、云南、福州、厦门等2省12市,包括广东、浙江等IPTV用户大省在内的电信企业IPTV业务都将被强制叫停。

  广电总局如此高密度的文件出台,在外界看来,背后却是广电网、电信网、互联网产业间越来越突出的竞争,电信运营商光纤到户计划将会进一步加剧这种竞争,电信运营商正不遗余力地推进百兆光纤计划。4月8日,工信部联合国家六部委,推出光纤带宽提升计划。按照工信部规划,明年普通用户带宽速度提高到8-12兆/秒,只要达到这个带宽就可以让宽带用户在网络上可以轻松观看到任何高清视频。作为配合,中国电信在内部很快做出了相应的战略调整,将原定于今年底全国70%以上城镇居民带宽达到4兆提高到12兆。中国电信试图在广电系统拿到IPTV审批权之前,率先在全国造成随时可以上马IPTV的硬件环境。事实上,广电总局叫停IPTV的“41号文”并没有阻挡电信运营商在此领域的挺进。4月27日,中国电信在上海发布了3D高清IPTV等新业务。不久,重庆联通亦推出试商用的IPTV业务。在各城市级网络运营商之间,有线电视网络和电信旗下的因特网的竞争是短兵相接的。

  两个行业如何化干戈为玉帛,结束这场内耗,新政明晰了两者的权责,三网的关系将由之前的激烈竞争演变为竞合态势,双方需要加强合作、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实现将市场共同做大、做好的双赢局面。以上海IPTV全国第一大用户城市模式为例,其模式包括五大管理系统:内容播出控制系统、用户管理系统、DRM加密认证系统、用户管理和计费系统、网络管理系统。其中,上海文广百视通主要负责与内容播控相关的各个核心环节;上海电信落实对IPTV信号的传输,主要负责IPTV系统的基础建设与业务支撑平台的管理。结合全球其他国家三网融合的经验看,内容制作和网络运营最终需要分开。三网融合政策的目标有利于市场竞争和资源优化配置。

  突破利益之争的最好办法就是吸纳利益各方入股,采取分成制。实质上是将有线网与各资源方、利益方紧密捆绑,融合各方利益,有利于为三网融合扫清障碍。举例来说,杭州华数是2005年5月成立的数字电视有限公司,是真正市场运营主体,其各大组成部分包括了互动电视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包括广电(内容提供商)、网通(网络运营商)、市政府(市场推动者)、企业(产品供应商)和报社(新闻舆论)。实践表明,制度和体制是推进三网融合的必要条件和基本保障。目前,在三网融合的试点阶段,工信部和广电总局基本达成一致,即每个试运行城市的IPTV传输服务原则上由一家电信运营商进行;基于有线电视网络的互联网接入服务和国内IP电话业务原则上由一家广电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进行。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