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移动:庞然大物能否优雅转身

2014-04-29 16:27
人在旅途20
关注

  中国移动大事记

  2000年4月20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18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国有重要骨干企业。

  2008年5月24日,电信业务重组,中国电信收购联通CDMA网(包括资产和用户),联通与网通合并,卫通的基础电信业务并入中国电信,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并在重组完成后发放3G牌照。

  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向三家运营商发放4G(TD-LTE)牌照,同时授权中国移动经营固定通信业务。

  2014年3月20日,中国移动公布2013年年度业绩,净利润15年来首次下滑:2013年营业收入为6302亿元,同比增长8.3%;净利润1217亿元,同比下滑5.9%。

  截至2013年12月31日,三大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总数和3G用户数分别为:中国移动7.67亿和1.92亿;联通2.81亿和1.23亿;电信1.86亿和1.03亿。三家各自3G用户占比分别为25%、44%、56%。

  戴着镣铐跳舞

  赚钱机器。中移动已然成了暴利央企的代名词,过去11个财年里,其净利综合超过了1万亿元,是一架名副其实的赚钱机器。在最新公布的年度全球电信运营商排名,中国移动继续保持全球收入第四、利润第一的位置。

  4G时代收获固网牌照。2008年的电信业重组,基于平衡市场格局的目的,中移动无缘固网业务。4G时代,随着“宽带中国”提速,中移动获得梦寐以求的固网牌照,然而TD LTE 4G和固网宽带建设的资金压力,以及如何处理与旗下铁通公司之间的关系还须中移动斟酌。

  虚拟运营商搅局。包括京东和苏宁在内的一批具有破坏力的互联网企业逐渐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它们灵活多变,深谙互联网精神,尽管在基础网络上仍旧受制于人,但虚拟运营商必将在新一轮的电信业务洗牌中推波助澜。

  体制的高墙内,创新转型有着诸多的限制,严苛的考核制度,复杂臃肿的管理层级,国有资产投资管理的约束等等。业绩下滑、投资亏损面临的不仅是国有资产的流失,甚至还有法律的制裁。或许他们也曾向往墙外的自由和洒脱,然而官商的双重身份像一道无形的枷锁,避不开躲不掉。也或许,“刚开始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

  面对行政垄断企业,我们会自觉地过滤掉它的好,比如它们所承担的电信基础设施建设任务,比如电信业务资费的逐年降低,就像我们自认为它们也会自觉地过滤掉用户的声音,比如屡禁不止的垃圾短信,比如流量清零条款,比如内外有别的套餐方案。用户的“蛮不讲理”,国企的“爱答不理”,相互间的敌对和误解与国富民弱的尴尬局面相伴相生。

  折戟OTT通信业务,借力4G重返战场。凭借中移动庞大的用户基数和大力推广扶持,飞信一度风光无限,彼时微信还难觅踪迹。然而,狭隘的移动用户优先原则、资费混乱、版本粗糙与创新不足,再加上业务运营方的重新划分和洗牌,飞信气数已尽。今年年初中移动借力VoLTE,联手上下游产业链,推出“融合通信”服务。这也意味着中国移动终于决定将重心全面转向数据流量经营。

  新标志,新形象。自主TD-SCDMA产业链不完善,加之高层缺乏对商业品牌的长远规划,4G时代到来,原有的“G3”品牌沦为鸡肋。新logo以及4G品牌“和”采用扁平简约的设计,鲜丽明快的配色,这些都是中国移动在自我变革上所做出的努力,虽不似壮士断腕来得悲壮,但至少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态度。

  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的诉求日渐高涨,中移动已然意识到垄断优势正日渐弱化。从经营企业到经营用户,从经营语音到经营数据,从小心驶得万年船到大胆破冰,改革才刚刚开始,正如如火如荼的4G建设一样,“不可按部就班,必须时不我待、只争朝夕。”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