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评论:网业分离路漫漫 实施并非易事

2014-05-15 06:10
雷本祖
关注

  近日国家基站公司成立消息的传出,引出了电信运营体制改革更为深入的讨论。2013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若干意见》,从产业供给、国内需求及市场环境等方面提出若干切实可行的政策建议,将信息消费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时至今日,许多信息行业发展问题的出现已经超出了业务领域,更多时候社会面临的是一个行业革新,即如何在新的外部发展环境下,充分考虑产业特点和发展阶段,寻找到能够最为充分利用社会资源的途径。

  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已开始落地

  支持网业分离的观点认为,基础网络架构尊重自然垄断的行业特性,而之上的服务和业务则放开竞争。这种观点一方面是为了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做到对重复投资、重复建设的杜绝;另一方面是为了避免从业者“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状况,通过打破垄断、实现管道中立、开放服务业务竞争来打造新的产业。这种管理思路有不少电信产业发达的国家所采用。比如美国,基础电信网络的建设所有者和其上的业务服务提供者两种角色分开得比较清晰;即使是在基础电信网络和服务提供者均属于同一公司的德国Deutsche Telekom,也需要根据网络中立的原则给竞争对手提供基础网络接入。

  美国非常重视构建自由开放的市场竞争体制,因此美国管制政策的设计对行业垄断的打击作用是明显的——也就是非价格性的行业壁垒基本上都会第一时间采取“拆除”的思路。1994年,克林顿政府提出“全球信息基础设施行动计划”,鼓励私营部门投资,为所有信息提供者和使用者提供开放的网络通道以保障普遍服务。进而1996年提出“新一代互联网计划”,积极扶植对新一代互联网及应用技术的开发,以此保持美国在互联网方面的优势。布什总统时期,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为新的内容和在线服务提供免税政策”体现出其鼓励民营企业参与信息服务提供的指导思想。

  和世界上大多数电信市场一样,美国电信市场已经进入了“泛电信竞争”时代,也就是说互联网企业、媒体企业等非传统市场势力都纷纷进入电信行业的竞争行列中。电信运营商一方面需要面对这些实力强大的新进入者带来的内容运营、全业务捆绑等竞争,另一方面又要投入大量的力量保住自己在传统市场升级方面的优势,无形之中运营商需要更多的密集资源保障。国家需要通过高速网络建设保证对经济的带动作用,但又不能够对运营商做类似于计划经济的安排。美国国情咨文中提到:“在接下来的5年之内,我们将使‘企业在覆盖美国98%的范围内部署下一代高速无线网络G网络’成为可能。这不仅关系到更快的互联网和掉线情况更少,而且还关系到将美国每个地方都与数字时代相联系。”这种情况下,如若不采取网业分离的思路,运营商的角色就会比较尴尬。

  这和我国传统运营商的定位情况有所不同。目前情况下,我国运营商不仅提供国家基本通信服务(政府机构特性表现得较为明显),还与市场上的应用竞争,为客户提供丰富的通信信息服务(企业特性表现得较为明显)。这与经历了私有化和放松政策管制后的欧洲国家采取网业分离的背景情况是很不相同的。

  “网络中立”实现细节需仔细考量

  对于国家基站公司成立的消息存在一种观点:这是一种变相的“垄断”。也就是担心国家基站公司会滥用其对网络资源的垄断地位,从而阻碍包括电信运营商在内的所有提供网络信息服务的行业参与者。这一点的关键是国家对基站公司的定位准确与否、监管边界是否划分准确、管制是否到位等。

  网业分离在技术上还需要回答一个“网络中立”的问题。这个概念近年来由于互联网网络资源的大量消耗,同时建设网络资源的基础网络架构服务商没有获得相应的利益而成为一个热门讨论问题。然而其引申前的本意是“法律规定任何电话公司不得阻碍接通非本公司用户的电话。”也就是说,在网业分离模式中,无论基础网络是谁建设的,都需要保证给所有游戏的参与者提供一定标准的服务接入而不得设置阻碍。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