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评论:网业分离路漫漫 实施并非易事

2014-05-15 06:10
雷本祖
关注

  我们强烈地认同一个观点,即基本的交通和通信网络应该属于公众利益范围,而不得对个体有所差别,因为有太多的东西依靠于此,它催化整个产业。只要你还认为互联网更像是一个高速公路而不是快餐店,它就应该在所负载的东西上保持中立。实际环境中,迫于利益追求不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这样开放性的意识。如果这一条判断成立的话,行业管理者需要费些心思对这四个字进行研究,从标准到实施中的细节,都需要有仔细考量。

  有利于带动产业发展

  从管理机制而言,通过网业分离可以进一步完善委托—代理机制,明确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关系。目前,我国主要基础电信运营商仍然为国有企业或国有股份绝对控股企业,没有建立完全的委托—代理机制。如果监管部门和企业之间的产权所属关系不明确,电信企业就无法作为平等的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监管部门所兼备的市场投资者和行政管理者的双重身份也无法分离。因此,在我国国情下,国家应该明确其单一投资者的角色而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干预企业的经营管理,在最大程度上实现有效的委托—代理机制。也就是说,业务分离出来以后,从事业务竞争的企业应该弱化非市场性的竞争壁垒(国家的角色更为弱化)。从实施技术角度而言,行业管理者需要界定好基础网络层次、业务层次和内容层次。

  其次,在不同层次上根据监管对象采用不同的监管手段,以确保业务应用层面上的充分竞争。同时行业管理者需要关注行业社会性管制,即要给消费者营造一种安全、健康、环保的环境,增强消费者的信心从而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最后一点,我认为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真正理解行业生态中各类利益相关角色考虑之后的价值认同,然后再设计好合理的落地步骤。正如罗马帝国的奠基人凯撒所说的那样“人不管是谁都无法看清现实中的一切,大多数人只希望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和想要的现实而已。”这样一个改革,会对整个行业乃至社会起到深远作用,需要政策设计者尽可能跳出“自己想看到的和想要的现实”,从更多元的视角出发开展工作。

  实施网业分离复杂度高

  网业分离在电信领域内的实施具备较高的复杂性。它不能够简单地回答“实施后是否能够消除或是明显减弱行业资源垄断带来的无效率问题”,也难以回答“实施后是否会呈现出新的行业垄断态势”。就算是“分离后是否会因为交易成本的增加,反而导致电信行业发展的低效率”这样的问题,都需要审慎分析。观察已经实施网业分离的国家,上述几个问题都还很难得到确定的答案。这一政策的总体指导思想是,通过基础网络架构与业务分离为它们各自寻找合适的发展模式,基础网络架构保持自然垄断,而之上的服务和业务则放开竞争。这样会避免出现“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状况,通过打破垄断,实现管道中立,开放服务业务竞争来打造新的产业。例如基础网络支撑服务、基础数据技术支撑服务产业、内容服务产业等。

  业务和组织机构复杂是主因

  电信业务的复杂性带来运营商相应组织机构的复杂,这从eTOM模型可以略见一斑。eTOM包括企业内外部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五大实体:客户、供应商/合作伙伴、股东、雇员、其他利益相关者,包含三大流程群组:战略、基础设施和产品,运营,企业管理,这三大流程群组又可以进一步分解为23个一级流程群组和87个二级流程以及若干个三四级流程。其中7个一级纵向流程群组是端对端的流程,用以支持客户和管理业务,16个横向流程群组区分了功能运营流程和其它类型的业务功能流程。在模型设计中,端到端的概念贯穿始终。为了提供这样复杂的业务,运营商/服务提供商需要强大的协调机制。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