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2014通信展看未来十年通信市场发展状况

2014-10-14 01:30
月城清浅
关注

  二、开放的市场与封闭的展台。

  许多设备商善于上演“贴身戏法”,参展几大行业内的主流设备商总是喜欢与运营商的展台为伍,似乎离得越近者实力越强。不过此前西门子诺基亚通信缺席曾让展会缺色许多,今年业界大佬ERICSSON的缺席再度引起业界讨论,不知其它主流设备商会不会感到寂寞。

  据称ERICSSON已将市场重心转向了“专业服务”,提供网络服务、网络优化、代维等轻量级通信服务,减少4G网络设备侧的大规模研发成本,利用小而美的专业服务于中国设备商进行差异化竞争,在这么宏大的展会拿出那几样产品简直就是“赔本赚吆喝”。

  今年展会三大电信运营商、五大系统设备商仍然担当主角,值得一看的是产业中下游各厂商参展丰富了展会,而新锐虚拟运营商首次参展为展会增色不少。

  作为多年参加展会的老电信人,我还关注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随着设备商展台风格和创意理念越来越“高大上”,其参观方式反而开始脱离“群众路线”,早年是展览“来者不拒、完全开放”;后来变成了“组团参观、谢绝拍照”;再后来演变成“半开放展台、VIP展区”;今年像烽火这样的公司干脆完全封闭采取预约邀请制。我理解这是大家市场化的日子都不好过,毕竟厂家信奉“市场至上,订单第一”的生存理念,加之所展示的产品技术与大众消费者相差甚远,通信行业的客户成分又相对单一。与其每年被大量“局外人”或者“友商”们围个水泄不通,不如关上门把那些辛辛苦苦从各地花钱邀请来的客户服务好才是第一要务。不过生意可以关起们来做,市场是关不上门的,既然整个行业都在朝着合作开放的方向发展,例如运营商拥抱OTT、传统行业接受互联网、25家虚拟运营商获牌、铁塔公司成立等,这些展商似乎也许该换个思路,敞开大门,让行业内外更多的产业群体了解自己才好。

  三、陷入收入增幅再度下滑窘境中的电信运营商参展背景

  参展前的电信运营商正处在内外竞争的双重夹击之下,内部传统电信业务发展增量放缓,外部OTT业务对话音短信替代。运营商的收入增幅与全国信息产业拉动GDP的情景不能同步。今年上半年我国信息消费规模达到13450亿元,同比增长20%,信息消费逐渐成为推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通过实施“宽带中国”战略、大力促进信息消费、推动两化深度融合,我国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加速普及,信息消费正日趋活跃。截止到今年8月底全国移动电话用户数已达到12.7亿户,其中3G用户4.8亿户,4G用户超过3000万户;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达到1.98亿户,网民达到6.41亿户,互联网上市企业市值突破2.58万亿元。但是今年上半年全国信息消费规模虽然达到13450亿元,同比增长20%,但是其中增值业务收入达到1536亿元,增长23.6%;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到6.4亿万元,增长26.7%;信息终端内销5850亿元,同比增长29%;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完成业务收入超过1.7万亿元,增长21%,实现利润增长22%;而电信基础业务收入仅仅增长5.6%。

  电信业务的第一次下滑始于1998年,几经衰减在2008年开始低于国家GDP增幅。直到30个月后的2011年下半年才超出GDP增幅。从2011年至今又一轮30个月过去了,运营商的业务发展再次低于GDP增幅,“萧瑟秋风今又是”,可谓“30月河东,30月河西”。

  (一)、通信业务发展再度下滑的原因?

  1、宽带分流导致传统业务发展全面下滑。

  今年1—4月份,电信运营商的话音、短信、彩信收入全面下滑:其中全国移动电话去话时长为9584.7亿分钟,比2013年同期下降了3.6个百分点; 本地去话和MOU同比下降了7%到5%(专家估计今年移动话音业务量将下降10%,短信将下降20%,彩信将下降40%以上)。显而易见的是这些传统收入业务出现下滑后其消费量全部转移到数据宽带业务板块去了。2014年上半年全国移动宽带用户净增达到8000万户,而移动电话用户总数仅增长3132万户,说明移动电话用户的外延增长明显低于宽带化的转移趋势。上半年全国数据及互联网业务收入达到1246.9亿元占业务收入比重由15.1%提高到20.9%。互联网企业的微信等新兴业务大量吸纳了短信彩信甚至语音等传统电信业务。目前微信用户规模已经超过8亿户。甚至4G的风生水起也没有解决运营商的欠收问题。移动的2014年半年报表显示,其语音业务量同比继续减少0.2%、语音业务收入下降5.3%;短信彩信业务收入下滑13.2%。转型不会喊出一句两句口号就能达标,转型也不可能借助一两个产品偏方就能药到病除苦尽甜来。运营商曾一度认为既然OTT冲击传统电信已成趋势,干脆自己也扮演OTT角色来分一杯羹,更何况自己还占据管道优势。这种想法换来的是残酷的现实:飞信、飞聊、易信加上根本未曾面世的沃聊无一例外的遭到冷遇,尽管易信、飞信倾注了运营商大量的物力精力,终因缺少互联网基因而处在自娱自乐、半死不活的尴尬境地。运营商规划的基地模式在运营一段时间后也与预期存在差异,不仅没能在相关领域实现突破新发展,反而在运营中诞生了腐败现象。拖着国家制度、复杂机构、沉重网络,实现互联网企业一样的业务转身,运营商面对的困难远大于OTT竞争本身。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