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去电信化”改造加速 “提速降费”或更快落地

2015-06-26 09:12
天堂的苦涩
关注

  我国宽带论坛最新测试结果显示,我国平均下载速度为5.12Mbit/s,虽然高于全球平均水平4.5Mbit/s,但在排名上大致处于全球58名,因此我国在网络提速方面还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带宽为何还不便宜?

  按平均资费计算,我国平均宽带绝对价格位于全球13名,已进入全球低资费国家,但是特大型城市宽带资费仍然很高,相对带宽接入资费位于全球46名,宽带降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结果与联合国数据不一致,一般特大城市资费水平显着高于国家平均水平,联合国统计资费时以国家最大城市的主导运营商价格为样本。联合国在统计我国资费时把北京资费作为我国平均宽带资费水平显然是不合适的。”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指出。

  目前我国宽带发展面临资金层面的挑战,我国运营商的投资占比已很高,运营商继续大幅度提高投资占比的空间十分有限。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首先需要国家政策和资金层面的有力支持,从而带动全社会支持。“‘宽带中国’虽然已经出台,但是真金白银的东西没有看到。”韦乐平无奈的说。

  韦乐平指出,电信法从1980到现在,35年来一直处于难产状态;“三网融合”20年来未有突破;700M频谱资源空置则造成资源巨大浪费。除此之外,目前运营商定型混乱,国家希望运营商作为战略性基础设施行业和公共事业行业;但是国资委把运营商作为竞争性行业,对运营商进行纯市场竞争主体考核。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带宽还不便宜的重要原因。

  除此之外,韦乐平指出,我国还需从财政、金融、税收、监管等各方面开放非国有资本,发展混合经济和新模式,为“提速降费”提供支持。落实“宽带中国”可以从中西部农村做起,对其宽带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给予有效财政支持和税收减免。另外,运营商也要进行自身转型和“去电信化”,实现降本增效。

  FTTH成“提速降费”重要手段

  要想实现物美价廉的带宽,关键是要改善宏观发展环境、降低各类带宽宏观和微观成本、坚持技术创新之路。目前光网络技术创新的两个主要方向是网络架构的变革和物理层的变革,光网络长远的成本控制也取决于这两者,尤其是后者。

  目前网络设备的成本已经受限于物理层,物理层的技术创新已成为进一步降低带宽成本的关键。“目前其创新路径已有诸多探索,但是硅光子技术可能是最根本性的创新主线。”韦乐平认为。

  带宽是端到端的全程全网问题,涉及国际、网间、骨干/城域/接入、应用等。接入网是物理层链路带宽的关键;物理层是全网宽带化基础,运营商不仅要继续大力推进FTTH和LTE,而且还要提升接入水平;节点是物理层的瓶颈,带宽不仅涉及链路的带宽,还涉及节点的容量和自动化程度。

  目前网络主要问题在于端到端带宽不够宽,其中国际口和网站是两大瓶颈。另外,运营商内部分域管理体制也造成无法实现段到段的统一规划、建设和运营,形成局部过剩、端到端全程不够的局面。

  尽管我国FTTH用户数是全球绝对老大,但2014年我国FTTH用户接入速率20M及以上占比只有10.4%,中国电信也不到15%。韦乐平透露,在100Mbit/s以下速率,FTTH成本与速率关系不敏感,速率增加的成本代价不大,因此降低每户每比特成本是降低接入费用主要措施。若能普遍将接入速率提高到20Mbit/s,大城市提高到100Mbit/s,则每户每比特的成本有望大幅下降。继续大力推进FTTH,是惟一具有长远前景的技术路线。

  传送网亟待向SDN演进

  虽然我国干线网能够提供高达23Tbit/s容量,干线已经足够宽;接入网也能提供100Mbit/s的普适接入速率和1Gbit/s的点对点接入速率,目前光网络技术能够满足当前的带宽需求。但是目前的光网络技术不能满足长远的带宽需求,基于目前光网络技术的扩容潜力已快挖尽。

  “近10年来,单纤容量的年增长速度放慢到20%,而互联网流量每年依然增长40%,预计到2020年将超越单纤容量香农极限。现有技术无法应对容量挑战,将出现容量危机。因此,传送网需要突破性系统技术。”韦乐平表示。

  封闭刚性的网络架构是目前光网络技术的根本制约,目前网络主要依靠手工静态配置,难以支撑快速变化的互联网应用;封闭的一体化网元架构私有协议多,外加模拟系统特征导致技术进步慢、创新难、互联互通困难,一旦部署,就锁定于厂家,也是一大制约。而解决这一问题最有效的方法则是向SDN化的传送网演进,实现真正的跨网、跨技术、跨厂家的集中全网视野。

  SDN将快速实现网络资源的配置和提供,降低网络运营的成本,以互联网时间快速实现带宽业务的灵活部署和柔性。

  光通信为互联网的诞生奠定了可靠的基础。互联网无论是流量还是应用,都成为网络绝对的主导。我国互联网收入占比已经突破50%,对行业增长率贡献超过100%。“全球互联网的投资增速是电信业的7倍,预计7~8年后,互联网投入绝对值可以超过电信业。”韦乐平预测。

  另外,互联网的创新体制、创新思维、创新技术、创新商用模式以及开放文化,决定了光网络的未来。因此光网络必须主动、快速、灵活地支撑互联网的发展,而不是让互联网来被动适应网络的现状。

  依靠“去电信化”改造和网络技术的升级进步,有望持续降低网络和设备成本,增加业务收入,只有这样,“提速降费”才能更快落地。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