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北邮教授点评通信业重组:应将基础设施部门剥离出来

2015-10-26 15:03
退思
关注

  北邮教授吕廷杰认为,政府干预与行业定价之间存在“悖论”,通信业体制和监管架构需要变革。

  自国务院提出“提速降费”以来,用户的“不满”和运营商的“委屈”成为市场上弥漫的主流情绪,而在这背后,上网费到底贵不贵?网速到底快不快?运营商到底作为不作为?都成为社会舆论讨论的焦点。

  近日,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在第一财经频道的《头脑风暴》节目中针对目前社会上的这些热点话题一一作了分析和解释,在他看来,运营商确实被委屈了,但运营商的创新步子也确实不够大,想要依靠市场和行业力量彻底实现“提速降费”,通信业体制和监管架构还需进行改革。

  热点一

  中国的互联网收费,到底贵不贵?

  国内媒体帮运营商算过很多笔账,例如中国的上网资费是100元(人民币)/GB,而美国只需要折合60元(人民币)/GB,日本是40元(人民币)/GB……虽然上述数据并不完全准确,但为什么从直观折算之后,中国的网费显然比其他发达国家要贵?

  吕廷杰:我国的上网资费在国际电信联盟的统计表上是偏贵的,绝对资费和相对资费都比较贵,这是事实。但这中间存在结构性的问题,这就好比,你出行时有两种选择,一是坐便宜的公交,另一种是坐出租车,天天打车当然贵了。中国最大的问题是Wi-Fi不是很普及,在国外,Wi-Fi不是由运营商为主体建的,而是由很多民营资本在建、政府在建,让老百姓免费上网,如果一出门就有低廉的公交车,那么人均上网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就会下降。

  中国老百姓到处都在用移动通信技术上网,就相当于天天在打的,所以现在要解决的就是如何开放用户宽带接入网的市场,让更多的投资主体进入这个市场。否则,960万平方公里的全覆盖,一点接入,全程全网服务,所有的网络成本都会摊在每一个通信用户身上。

  举个例子,有一年我去珠峰,半途中发现一个基站倒了,马上打电话让人来修,我说“你们两个小时出来修,还要两个小时回去,维修还要花时间,你们就不能把这个基站做得结实一点吗?”对方回答,这不是风吹雨打的问题,而是有野牦牛在那蹭痒痒,给拱倒了。这种地方五百年都不一定收得回投资,这些钱岂不是都摊在大家身上了,所以通信业的沉淀资本太高了,叫“重资产经营”,使得行业根本没有办法充分竞争,只能够叫做“自然垄断”。

  我认为,通信产业亟待结构性调整,我国现有三家运营商,可是每家都修了“一条路”,而且这路还只给自己用。这样的重复建设成本什么时候收回来?岂不是都摊在消费者身上了?结构性调整已经到了非常紧迫的时候。

  热点二

  我国的网速为什么慢?

  数据显示,网速排在首位的韩国是22.2M/秒,世界的平均水平是4.5M/秒,中国只有3.4M/秒。这样的数据到底说明了什么?我国的网速真的这么慢吗?

  吕廷杰:路上车开得多快,不仅仅取决于路有多宽,还取决于同时有多少人在使用这条路,理论上这叫“拥塞系统”。

  今天的网速问题不是运营商不断扩容就能解决的,例如,北京的长安街够宽了,为什么还堵车?有人说,那你把路修得再宽点,堵车情况就会好点。注意,那不是经济和科学的网络设计。我曾经在中国大饭店讲座时举例,中国大饭店最高的时候能容纳一万个人,但会有一万个蹲坑厕所吗?

  其实,影响网速的因素有很多。假如你手机有病毒了,它不断侵占你的资源,网速会慢;购物节、狂欢节的时候,大家集中访问电商网站,网速会慢;水军乱扔帖子,封堵别人的网站,这也会慢……目前,我国互联网骨干网带宽已经与国际接轨,基本是持平的。

  热点三

  互联网公司接管运营商真的靠谱吗?

  我国政府已经明确提出了“提速降费”的目标,希望能让老百姓更“便宜”地上网,就连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也来凑热闹,他说“中国移动要是请我去当老总的话,我就上网免费,电话免费,真正实现全部免费。”那么老周的梦想真的可以实现吗?

  吕廷杰:我认为如果周鸿祎来执掌中国移动,那么可能带来的变化是——收费比现在还贵,因为他错误地用互联网思维在看电信业。

  很多人认为所谓OTT(利用运营商网络提供第三方服务)是一种互联网创新,但在OTT的商务模式中,说白了就叫羊毛出在狗身上,让驴付费。很多人没看清这点——就是你租我的房子,开了个互联网餐馆,然后你不给我付基础设施的钱(互联网公司从来不付基础设施的钱),让我自己找来餐馆的客人收费。更可恶的是,你还大言不惭地说:“我要是房东,我就不跟你们收费。这是胡说八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OTT是一个在运营商网络上占便宜的模式,存在着很多将被颠覆的新动态。有个叫腾讯的运输公司,经营着一辆叫微信的大巴,拉着八个亿的网民,开到你们家的信息高速公路了,请问,向谁收费?肯定向司机收,向腾讯收,对吧!可是今天运营商却敲着窗户向每一个网民在收流量费,也就是向大巴上的乘客收费。

  我认为,目前的商业模式和生态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其实网民上网根本不是该降多少费的问题,网民就不应该付流量费,就应该由互联网公司埋单。周鸿祎随便放了一炮,这一炮是错的,因为这个基础设施费应该由互联网公司付。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