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全面解读中国电信业打破垄断的历程

2015-10-21 10:52
来源: 飞象网

  说到垄断造成的资源短缺,有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邮电部办公厅,当时专门有是一个处是负责为领导人安电话的。一个外交部的司长,因为国家重大外事活动,需要保持联系,由外交部发一个公函,到邮电部,请邮电部协助给此人家中安一部电话。邮电部发公函到北京市邮电管理局,北京市发到西城区,再往下发。这个司长终于接到通知,可以在家里等,邮电局人来安装电话。果然邮电局人如约上门,安了电话,然后走了。这司长一打电话,发现,这电话不通。他才想起来,自己不懂事,又联系邮电局,请他们再来,第二天,准备了两条烟,师傅上门,一人一条,马上这个电话就通了。

  垄断是不是令人痛恨?就是令人痛恨。痛恨垄断的,不仅是普通老百姓,总理一样痛恨,还常常束手无策,要改革开放,加强深圳的特区建设,一大难题,就是通信,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一些地方的特区,外商来了,要谈个市,打个国际长途,要跑几个小时,到别的城市才能要通。这种情况,怎么能让经济发展起来。所以打破垄断,促进竞争,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通信业面对第一大问题。也是近十几年来,中国通信业改革最最基本的思路。

  打破垄断第一波:联通破冰

  当时朱镕基总理希望能尽快提升电信建设速度,必须通过打破垄断,促进竞争才能解决问题。怎么办,那个时候对邮电部动手,时机还不够成熟。因此,在朱镕基总理的推动下,中国政府最高层希望通过成立新的运营商来形成竞争和冲击。

  1994年7月19日,全国工商联以及10个部委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新的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中国联通是13个部委各出1个亿资金,以全国工商联的人马为基础,在全国各个部委调集人才组建的一家新电信运营商,中国联通并不受邮电部领导,一开始国务院就对中国联通给予特殊政策和巨大支持。公司成立之时,当时中国所有领导人都为中国联通题词,在态度上表明对中国联通的支持。而当时中国联通要想开展的业务,政府是一路绿灯,在很短时间内,中国联通拥有了所有电信业务的牌照,可以经营所有的电信业务,这是以后中国移动、中国网通、中国电信等运营商都不具备的。

  在评估了形势之后,中国联通深知要在固网上切入,资金要求高,市场压力大,决定把移动通信作为自己的主要市场,很快宣布在中国30个省会城市,建立GSM网络,率先进入2G时代。这完全打乱了邮电部的战略,邮电部在完成第一代移动通信的A网和B网建设后,是要多用几年,让这个网络充分产生经济效益,在适当的时候,才在中国部署cdma网络,但是中国联通要用GSM部署2G网络,邮电部如果等下去,就会大大落后于中国联通,最后邮电部也不得不决定,要在中国50个重点城市,建立GSM网络,这个竞争结果大大加快了中国2G网络建设速度,让中国在移动通信发展上大大提速。这就是打破垄断,进行市场竞争给广大用户带来的好处。

  为了保证中国联通具有市场竞争力,当时,中国的电信资费是由政府定价的,每次价格调整,都是由邮电部、发改委、物价局等部门联合发文,为了保证中国联通具有竞争力,中国联通的价格可以比邮电部的价格便宜,比如手机当时每分钟通话的定价0.40元,而中国联通的价格就可以是0.35元。因为中国联通的出现,市场上出现了一定的价格竞争,我们可以看到,此后,中国的移动通信建设高速度发展,产品降价也在大幅度下降,下降尤其快的是手机的价格。我记得1995年10月买手机12000元,一个月后这个手机就降价1100元,这在当时差不多是我一个多月的工资。

  中国联通是打破电信业垄断,形成市场竞争的第一步,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效果是明显的,中国联通的成立,不是电信业自己在做打破垄断,而是政府高层看到行业存在的问题,用中国联通进行了尝试。这个改革,就是政府高层在改革开放中,引进竞争的重要一步。这么些年回头看,这一步非常不易,但是,态度是坚决的,效果是明显的,也确实是给社会带来了巨大回报。

  打破垄断第二波:政企分开

  时间到了1998年,中国改革到了破冰之时,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和市场检验,改革的理论更加完善。而在这个时候,经过4年市场的竞争,中国联通由于体量小,初始资金量很小,也缺乏技术、管理、运营人才。中国联通的发展遇到了很大困难。

  这个时候,政府打破垄断的目标,不仅是建立起市场竞争,而是要向垄断的老巢邮电部发起进攻。这就是邮电分营,政企分开。邮政因为它的业务特点与电信业有较大不同,邮政牵涉到国家主权,暂时不放开,它被从电信分开,成立国家邮政总局,管理相关事务。邮电部被撤销,将原电子部和邮电部合并成立信息产业部。信息产业部,不再是一个政企不分的机构,它只是政府,行使国家对信息产业管理的职能。以往的电信运营职能,由从邮电部剥离出,新成立的中国电信公司担任。这样信息产业部就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管理机构,可以公平地进行产业管理,保证电信业的健康发展。

  政企分开,才是真正让踢球的去踢球,当裁判的去当裁判,而不是球员自己当裁判。这在电信业打破垄断的过程中,是最为重要的一步。这一步为产业打破垄断奠定了基础,远比中国联通的尝试重要和彻底。

  正是因为政企分开。当时面临了较大困难的中国联通,在管制上,归属了信息产业部主管,作为打破垄断的尖兵,它决不能在发展中倒下,在总理的要求下,信息产业部不但接管了中国联通,同时必须要支持联通发展起来。原邮电部的常务副部长杨贤足被派往中国联通任董事长,一批原邮电部水平高、能力强的干部被派往中国联通。王建宙、石萃明、吕建国等都进入中国联通工作,同时中国电信的大量资产被无偿的调拨给中国联通。

  这样电信业的格局,就已经不再是政企不分的一个垄断机构。也不是一家强大的政企不分的机构,面对一个弱小的竞争者。而是基本形成了政府管制,两家运营商竞争,这样一个有管制有竞争的局面,而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对于市场管制是拉偏架的,基本管制的态势就是抑制中国电信,支持中国联通,还常常把电信的资产无偿的划给了中国联通,要的是促进联通发展起来,真正对中国电信构成威胁。

  当然这还是打破垄断的开始,市场竞争还不够,但是已经形成基本的竞争态势。

  打破垄断第三波:中国移动剥离

  经过了政企分开,整个电信业的管制框架基本上理顺了,信息产业部作为政府进行管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运营商展开竞争,但是毕竟联通的实力太弱,短时间内要形成竞争,冲击中国电信实力还是远远不够。市场是有竞争了,但是竞争是一强一弱,小老鼠对大象,还不足以对大象形成根本威胁。改革的方向开始指向中国电信本身。

  削弱中国电信,形成更多的竞争主体,这成为当时主流的声音。把中国电信的移动业务剥离出来,成立中国移动,使中国电信失去新领域的发展机会。虽然当时,人们并没有看到移动发展机会,大量的电信员工并不愿意也不愿意离开中国电信,但是打破垄断的决心,让改革铁腕之下被执行。当时被分到移动去,对一些电信人来说,这是一场噩梦,当时有一个政策,一个家庭,如果都在电信工作,必须有一个人要去移动。有多少人听到被分到了移动,失声痛哭。我非常清楚记得,我春节回家,母亲忧心忡忡地告诉我,她们这个部门被完全分到移动去了。觉得不得了,以后很难有好日子过了。

  虽然后来移动的发展出人预料,分到移动不是灾难,但是当时面对要打破垄断,要进行改革,一方面基层员工是很难接受的,电信行业的领导也多有抵触,但是作为一个国企,他们虽然是议论,是痛哭,到了移动也想找关系回电信。但是有一点,就是他们是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国家打破垄断,进行改革的要求。而且是用努力工作,要新的企业促进发展,保障国家改革目标的实现。

  这个时候,中国电信业的格局,从一个垄断政企不分的机构,成为政府管制,三家运营商进行竞争的市场格局,虽然整体格局还是中国电信大,其它两家小,但是运营主体更多,市场竞争的态势更加明显。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