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城中村“黑宽带”调查 私拉网线每月暴利数十万

2015-11-05 12:18
龙凰
关注

  OFweek光通讯网讯  对于广州城中村来说,“三线”乱拉、光网落后现象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不但有碍美观,更是严重的安全隐患,整治势在必行。南方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广州各大城中村架空管线如“蜘蛛网”般乱象丛生背后,其实是“黑宽带”的野蛮扩张,甚至一个城中村“盘踞”了近四十家“黑宽带”。天河区的车陂村正式向“黑宽带”宣战,仅2个社区就剪除各类铜芯线50多吨,棠东村则率先在全市完成整条“村子”的“三线”整治,覆盖近10万用户,疏理“三线”近100公里。城中村的居民们纷纷感叹,以前是巷道遮天蔽日,常年不见阳光,如今是终于“见到了天”,村集体物业租金收入也提高了近30%。

  A 隐患

  近四十家“黑宽带”盘踞城中村 每月几十万暴利

  今年60多岁的潘伯是天河区棠下街道棠东村“土著”,他见证着棠东村的发展变迁。随着一座座握手楼拔地而起,大量的外来人口不断涌入村里。最近五六年,在握手楼的狭小空间里,盘织交错着网线、电话线、电视线,整个巷道遮天蔽日,常年不见阳光,将村里的“一线天”也严严实实挡住了。

  潘伯介绍,村里有很多“黑宽带”经营者,他们一般从通讯商那里买来流量,然后租用一个小房间作为“机房”,经过一个大的路由器分到每一个点,每个点的铁盒子再分到每一栋楼的白盒子,里面放置一个路由器连接到用户。

  这些经营者打着低价的旗号,很快吸引了大量用户。他们就要在每栋农民房的外墙上钻孔,把路由器盒子钉在上面,然后从这些“机房”内拉出网线,通过盒子连接到每栋农民房。

  潘伯看见有人在他的房子外墙上打孔、钉箱、布线,他曾经试图去阻止,认为这有消防隐患,反对“黑宽带”布线,但随后被“黑宽带”老板带人威胁。与此同时,正规的网络又不愿意进入城中村市场,他最后被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发展到鼎盛时期,光棠东村就有近40家“黑宽带”。

  南方日报记者又走访了广州各大城中村,发现如蜘蛛网般的线缆在广州不少城中村的握手楼中间确实随处可见。一般线缆高约两米,粗略计算,多的地方至少有一百余根线缆,少的地方也有五六十根,被分成几股扎在一起,有的环楼而抱,有的则从最高楼拉扯到一楼,纵横交错。

  车陂街道党工委书记王亚平介绍,在城中村的“三线”整治中,存在不少困难。原有的缆线分属于电信、移动、长城宽带等十几家不同的网络运营商以及附属的大量二级、三级下线机构,尤其“黑宽带”、“私拉线”猖獗,每个城中村多达几十家“黑宽带”,市场正常秩序无法形成。

  而且改造工作涉及大量的用户,数量集中且需求各异,而城中村内的通信设施架设一直以来属于无序状态,村民和租户不理解“提速降费”的优惠政策,仍然习惯于“自己找施工队就进行拉线作业”,易受“黑宽带”迷惑,导致光纤改造施工无法入村入户。

  据南方日报记者调查,这些“黑宽带”一般假借各大电信运营商的名义,以每个月几十块钱不等的价格,发布上门安装宽带的信息,声称自己的宽带是“独享宽带”、“免安装费”、“免网线费”、“专线接入”。这些小广告贴在城中村的各个角落,上面留有手机号码。只要拨通以后,他就自称是正规运营商的营业员,不过只能开收据不能开发票。确定安装之后,黑宽带老板就从客户家附近的分接铁盒子内,拉出一条网线到达用户家中。

  棠东村股份公司董事长潘美春介绍,城中村里的“黑宽带”经营者众多,有的层层转包,而租客流动性又比较大,连这些经营者都分不出哪条线是自己拉的。到了最后,只要有新的租户过来,他们就重新再拉一条网线。在原有的网线中,70%以上的线路是废线。为了节约成本,他们还使用劣质的材料。

  有广州电信和联通负责人透露,“黑宽带”资费较低,无需身份证即可办理。城中村的外来务工人员流动频繁,对宽带网络的要求并不高,“黑宽带”就借此私自分销,批发之后牟取暴利。他们一般从某通讯商那里申请到大容量宽带,然后把100多兆的线路,按照每户1兆的形式批发分接,能够服务于100多个用户。他们每个小“机房”可以办理十余条正规宽带,一般城中村每栋楼有几十家租户,就能够服务周边几十栋房子,也就是1000余租客。每条宽带资费大概每个月100多元钱,他们哪怕每户收取40多元钱,一个小小“机房”就有五六十万的暴利。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