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探寻中国未来网络:弯道超车 抢占未来网络发展先机

2015-12-15 10:26
Minor昔年
关注

  12月10日-11日,由中国工程院、南京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5(第五届)中国未来网络发展与创新论坛在南京举办,本届论坛围绕主题“建设未来网络试验设施,推动网络发展与创新”,汇聚产学研专家学者,共同研讨未来网络的技术发展趋势以及未来网络试验设施的建设与应用前景。

  抢抓弯道超车机遇

  互联网经过40年的发展,从单机计算到人机两元世界再到人机物交互的IT3.0时代,即未来网络时代。从全球看,未来网络作为战略新兴产业,受到发达国家高度关注,美欧日等国家地区近几年先后启动了一系列国家级未来网络试验设施项目。

  其中,以谷歌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成为未来网络创新的核心驱动因素。这些公司出于业务需要,使用先进的技术应用到数据中心,再由数据中心建公用网,然后建相关的宽带网络。据了解,谷歌在全球100个国家采用全新的架构建设网络,去年投入了92亿美元,利用最新的技术建设骨干网。

  我国对抢占未来网络发展先机也给予了高度重视。2013年2月23日,国务院正式下发8号文件,将未来网络试验设施项目列入《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中长期规划(2012-2030年)》。中央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提出要实施网络强国的战略。

  在未来网络新的格局中,中国孕育着弯道超车的机遇。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表示,传统的互联网我们是处于跟随的状态,在新的网络架构中国有新的机会。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左宁表示,未来网络作为信息网络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对我国建设安全可控的网络环境以及建设网络强国具有重要意义。

  网络新需求驱动变革

  除了国家出台战略规划外,运营商设备商等企业也在制定自己的规划,发展未来网络。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国杰表示,一项技术能不能成为主流主要看企业的态度,实际上是市场决定资源的主要力量。他举例,“当年网格曾经火极一时,但最终是云计算发展起来,能否用起来是要看企业的态度。”

  运营商对于网络变革也有迫切需求。目前消费互联网快速发展使得网络流量剧增,运营商的网络是难以满足现有的的流量的要求,在建设成本等方面也面临非常大的压力。从今年上半年电信业务的整个总量和相关收入来看,量收不平衡的剪刀差呈现扩大的趋势。由2012年1.8个百分点扩大到20.9的百分点。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刘多表示,剪刀差对运营商的网络有非常大的压力。她表示,整个互联网的业务对整个带宽流量需求是贪婪性的,网络带宽的增长和业务创新是双螺旋的增长状态,带宽越多创新越多,创新越多对带宽需求越大,随着视频业务包括虚拟业务将会占到主流。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重新构建运营商的网络,降低成本,是摆在我们运营商将来五到十年甚至更长远非常大的问题。

  李国杰表示,运营商推动SDN/NFV非常紧迫,因为SDN可以降低30%的成本,60%到80%的运营成本,动力是很强的。

  5G以及工业互联网对对网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5G网络的典型场景包括广覆盖、热点高容量、低功耗都要求回传的质量。刘多表示,目前网络的资源调动能力比较弱,适应5G需求,接入网都要面临相当大的调整。

  工业互联网对网络能力提出了比消费互联网更高的要求。在工厂内的网络,如果让机器持续控制实时进行调整,柔性制造、个性化制造,就要求网络低延迟、高可靠性、高的传输速率。刘韵洁表示,现在互联网怎么解决工业互联网的问题,能源的问题,车联网,包括5G的互联网怎么解决问题,这些都是非常大的挑战。

  未来网络核心

  李国杰表示,现在的问题是新的网络已经有基础,原来的互联网已经难以维系,所以网络架构的变化势在必行。他认为后IP网络,并不是非IP网络,所以IP协议可以是未来网络的组成部分,但是不要以用不要IP区分未来网络。未来网络并不遥远,这个未来网络实际上就是下一代网络,互联网跟5G网络基本上走势已经清楚。

  谈及未来网络的方向,刘多认为,未来网络的发展有三大方向:其一是要有开放的网络架构,开放是网络技术创新的源动力。其二是控制面的操作系统,支持计算存储网络虚拟化的统一。其三是协议无关转发,是网络定制的基础,能推动创新技术在平台上进行试验。

  具体到网络网络的落地,李国杰表示,未来网络的出路是结构化。“上世纪70年代有科学家研究结构化,70年代的时候很多这样的文章,软件怎么模块化,那么现在网络和当年软件很相象,研究分布式系统要找结构,但是这个结构化也在不断进化当中,不能用搞计算机的结构去套它。”李国杰表示,要重视控制,承建网络要重视控制,网络控制模块化。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也表示,控制和协调将是未来网络很重要的一个内涵,他把它归为网络的一个动力学问题。随着通信主体的多元化,业务模型不确定性必然要求网络架构要柔性化。“而SDN、NFV等这些柔性化的技术,也只是试图解决网络架构刚性化的问题,仍然存在全网的控制问题,仍然有协同问题,网络动力性的问题我们没有解决,我们造出了魔方但是我们不会玩魔方。”

  刘多也表示,未来网络技术发展的核心是网络管理。未来网络面临开放、虚拟化、智能化、融合等需求,统一强健的管理机制是非常重要的方向。“我们认为未来网络可以实现三个转变。第一个由粗放式的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我们由QS服务质量升到细密度的管理,从虚拟专用线到虚拟专用网。另一个是由刚性到弹性转变,支持跨越虚拟机的互联。同时每个虚拟网络当中网络资源都可以灵活的调度满足需求。再一个是孤立资源调度,特别是IP网络和光网络进行统一的管理和调度。”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