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剖析重压之下的运营商:求新求变时不我待

2015-12-15 12:58
黯影冰风
关注

    随着三大运营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和10月国内电信市场统计分析数据的陆续公布,业界对三大运营商的业绩表现褒贬不一,但对于当前收入和利润指标持续低迷的局面却有着共同的研判。从国内电信市场的整体格局来看,目前尽管4G、数据流量等新业务依然处于蓬勃发展的阶段,然而整体上已经告别了高速发展时代进入了低增长时期,“过紧日子”将成为当前运营商的“新常态”。

  目前三大运营商的业务依然是以移动通信业务和固定通信业务为主导,移动通信业务已经成为市场的主流(业务占比接近3/4)。增值业务的发展经历了快速增长和严肃整顿之后,目前依然处于基数较小、影响不大的格局;尽管今年以来音乐、支付、阅读等领域都取得了一定的突破,但由于OTT应用与服务更加贴近消费者、灵活性和竞争力更强,电信运营商大部分增值业务的市场份额占比都并不理想,难以担当支撑发展的大任。

  移动通信:用户行为模式转变不可逆

  4G业务正式面市以来,前期3G市场的铺垫使其拥有了良好的发展基础,故而今年以来4G业务、流量业务成了国内电信市场的主旋律。值得留意的是,从最近的财报来看,被寄予厚望的移动通信业务不进反退,在整体占比中相较去年同期略有下滑,其中移动语音业务的持续下滑成为制约业务增长的重大瓶颈。

  过去,语音和短彩业务是基础运营商的“现金牛”收入来源,但平均MOU(每用户通话分钟数)和平均短信发送量从2013年开始出现下滑势头后,这种趋势就一直得不到扭转。特别是短信业务中用户主动发起的点对点业务下滑幅度巨大(同比下降22.4%),说明用户行为模式的转变已经成为不可逆的潮流。结合日前腾讯发布的“2015年微信生活白皮书”等资料共同分析不难看出,目前一众移动互联网OTT应用与服务对传统电信业务的分流作用、对基础运营商而言只是“要钱”;但用户数字生活模式的转变、移动互联网应用号码对基础运营商电话号码的替代作用日益显著,才是“要命”的打击。

  固定通信:新模式独木难支

  固定语音业务方面,移动通信的替代作用持续发酵也使得业务下滑明显(固定市话业务同比下滑13.6%,固定长话业务同比下滑9.3%),作为固定语音业务主导者“南电信、北联通”过去的“以话养话”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固话用户持续流失也是业务下滑的重要原因,年轻用户群体对家庭固话业务需求甚微,FTTx业务模式也使得固话业务进入了变革期。

  固定数据传输与互联网业务方面,随着国家和基础运营商继续加大“光进铜退”、“宽带中国”项目的推进力度,传统电缆模式的xDSL用户数在持续流失、FTTx接入模式的用户稳步增长,两者相抵使得净增用户数基本维持在月均增长100万户左右的水平。农村市场虽是新增市场的主力,但三大运营商之间的激烈竞争使得过去高利润率的宽带业务被持续压价,而设备、维护成本的高企也将利润消耗得所剩无几。尽管三大运营商在业务叠加方面想尽了办法,例如通过IPTV、智能家庭网关等业务实现“加量不加价”,但互联网企业、家电企业和家庭数码设备企业也在不遗余力地挤占市场空间,基础运营商除了掌控接入通道之外也丧失了OTT层面的话语权。

  多方因素致使收入和利润低迷

  影响基础运营商收入和利润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人口红利”消耗殆尽,依靠用户增长拉动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任务”。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我国的人均移动通信业务覆盖率已经达到95%,其中部分省市已经超过100%(北京更是高达195%),几乎没有发展空间。基础运营商对于新增用户的抢夺更多采用低价竞争的方式开展,这从每年高校市场竞争的“惨烈”便可见一斑;而大量新增用户的实际价值并不高,对未来市场的价值和影响也并非如基础运营商预测的那么乐观。

  其次是今年以来4G、流量等新业务在三大运营商整体业务量结构中的占比日益提升,但收入占比并没有同步增长,而且“量收不匹配”的趋势愈演愈烈。“提速降费”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三大运营商的价格体系走低,而“流量不清零”对“第二条收入曲线”的影响目前虽没有全面明确的数据可以分析佐证,但从部分省市运营商的分析来看,流量留存对减收方面的负作用显然大于“薄利多销”方面的积极作用。

  最后是三大运营商在数字服务领域方面鲜有突破,对管道业务依旧是“一条道走到黑”。以今年中国移动的运营业绩表现为例,用户总通话分钟数已经停滞不前,流量增长同比翻了一番但并未能对ARPU值产生贡献(反而从62元/户/月下滑到61元/户/月),其他业务的收入增长依旧是微乎其微。从整个通信市场大局来看,中国移动的增长领先于竞争对手是因为4G的先发优势使得今年新增用户市场的竞争失衡。

  综上所述,基础运营商如果不能对当前的运营策略进行大的改革和突破,随着4G市场竞争的逐渐深入,2016年将会是“难上加难”的一年。能力开放、聚合平台、着眼于数字服务新市场,虽然这些口号提出已经有两三年时间,运营商集团层面也提出了一些改革措施,但依旧还没看到执行层面的具体落地进展。价值模式的重构和创新、运营和竞争模式的转变、业务和服务的差异化等方面如果不能有所突破,那么摆在基础运营商面前的只能是被各方力量日益挤压的生存空间和难以为继的运营数据。求新求变,已经是时不我待!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