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运营商提速降费初见成效 为何吐槽声依然那么强烈?

2015-12-17 09:39
月城清浅
关注

  “提速降价”,这是今年三大运营商自上而下的一个大使命。平心而论,在兼顾互联网转型、人才体制转型等时代背景下,三大运营商在提升基础服务的成绩已然是不错的。中移动几天前表示今年的宽带整体降价45%,同样的,广东省电信今年单位带宽单价从年初5.83元/M降至3.22元/M,降幅超45%。而300万户的新增光宽用户超过了前三年光宽的新增总和。

  今年通信日,三大运营商推出眼花缭乱的“提速降价方案”,诸如闲时流量、夜间流量等名目被吐槽华而不实,但从年底总体的平均数字上看,这些方案确实不是“绣花枕头”,为何吐槽的声音依然那么强烈?

  被骂的是运营商,我们首先应该从运营商身上找原因。这次运营商的提速降价,很容易被消费者认为是“总理一句话效应”,自上而下总会让用户觉得这并不是真心诚意为用户所做出的改变。且不论出发点是什么,但用户与运营商的互动机制确实过于简单,效率也相对较低。

  我们可以看到打车软件、电商网站的评价体系,用户可以看到自己的反馈真正影响到业务;我们也可以看到移动互联网的定制化趋势,用户可以通过自己喜好选择独一无二的产品形态,即使只是一个手机壳颜色的不同———用户需要这种“这家企业为我而改变”的成就感,而运营商给人的这种感知度并不明显。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说,新生代互联网公司没有运营商的历史用户包袱,而运营商从系统后台、用户运营、客服体系等诸多方面都是一个运转了几十年的大系统,要在这里面加入一个互动、评价、定制等C2B环节,简直是牵一发动全身,需要整个系统的配合,比如说如何把评价体系纳入客服或套餐设计的考核中;比如说如何改进计费系统来适应个性化套餐的出现。

  但这些还是其次,最关键是老用户的配合程度也决定新业务的开展。比如说黑卡实名登记问题,三大运营商黑卡强制停机的呼声一出就挨喷,但实际上,许多黑卡用户并没有主动的意愿去配合实名登记;比如说光纤进场,物业排他、用户抵制、高额进场费都是常见的问题。运营商除了是一个商业主体以外,还是一个社会公共服务机构,所以在考虑业务发展的同时,也需要考虑新老用户的平衡及社会稳定,这也导致其处理历史遗留问题进度缓慢。

  运营商既然有两重身份,就需要有两重身份的相对隔离。对于其社会公共服务角色,需要各级政府的政策配合及社会各界的支持。2014年,广东省政府也下发了《关于全面推进我省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来保障网络基础设施建设顺利有序开展以及用户自由选择运营商的权利,但是这些举措并未能真正得到有效落实。

  笔者认为,可以把全省光网建设、光网城市建设等纳入各级政府领导主要考核指标里,定期通报,藉此来表明光纤建设的决心;其次,参照家电补贴模式,对铜升光用户予以补贴,降低用户升光门槛,同时,每月定期进行查处、通报和处罚,促进高速宽带的良性发展,通过奖惩机制来促进良性循环。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