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联通董事长常小兵落马:运营商向前一步如此之难

2016-01-12 09:21
小鱼时代
关注

  2015年12月27日,中纪委发布公告,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联通)原党组书记、董事长,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也是自2009年电信反腐开始以来,级别最高的落马运营商高管。

  如无意外,以此案为起点的第三波电信反腐风暴,将再次成为运营商的新年噩梦。而作为2015年的“最后一虎”,常小兵案将为正处于剧变期的中国通信行业格局带来巨大变数:无论如何走向,流传已久的电信联通是否重组悬念,都有可能随之迅速明朗化。

  调虎离山?

  虽然是在中国电信董事长职务上落马,但业界普遍认为,常小兵涉案事由应出自中国联通任内。中纪委公告中也特别提到了常小兵在联通的职务。

  消息人士透露,该案可能因常小兵在香港与北京的房产或广东的关联公司有关。

  在此之前,常小兵曾主事中国联通长达11年之久,多位电信业资深人士均表示,联通今日的成就和包袱,都已带上常小兵的深刻烙印。

  据媒体报道,有中国联通省分公司人士评价,常小兵主政中国联通期间,集中化做得比较好,但在战略实施上比较激进,时有新政出来,令各省分公司无所适从。另有接近常小兵的人士评价,常小兵做事果决,用人大胆,明知一些人作风草蛮,但只要能干成事,也会迅速提拔。

  常小兵2015年58岁,1982 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电信工程系,历任安徽省六安地区邮电局技术员,江苏省南京市电信局、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网管中心工程师,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副处长,南京市电信局副局长。

  1996年6月,常小兵入京,仅在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任上过渡6个月,便于次年2月升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

  2000年4月开始,常小兵担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又于2004年11月三家运营商的高管轮换中,调任中国联通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此后一直掌舵这家大型国企。

  直至2015年8月24日,运营商高管再度轮换:工信部副部长尚冰接替奚国华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党组书记,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和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则职位对调。

  运营商人士猜测,此次出人意料的换岗,其用意可能正是调虎离山,以便对常小兵展开深入调查。

  2014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就曾对中国联通展开专项巡查,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等管理层均于期间落马。

  彼时,坊间就一度盛传常小兵可能被牵出,虽然在该轮巡查中暂时“过关”,但一年之后,他最终还是没能避过落马之噩。

  为何老反通信业的腐

  在通信业,常小兵不是第一个落马者,按惯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自2009年以来,通信业仅外界关注的高管级落马者,就已有数十人之多,无论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还是持续时间之长,电信业都是在反腐中位居前列。

  这是何故?

  与很多传统产业不同,从接近于零的起步,到成为全球最大规模,中国通信业的市场化发展只用了不到20年。

  这个增长得益于两个核心的驱动力,一是改革开放释放的人口与社会经济增长红利;二是从固定到移动、从话音和短信到互联网数据的信息技术革命。

  但同样由于超常规的增长速度,无论网络建设还是移动增值业务,通信业的早期发展都是极为粗放的野蛮生长,薪酬股权的激励也没有跟上市场的爆发。

  缺钙容易骨折,发展过快的运营商,虽然已经全力加强管理,但仍然不可避免留下了不少管理隐患。

  比如于2010年出逃加拿大的中国移动原无线音乐基地总经理李向东,一个处级干部就掌控整个音乐行业的命脉,每年经手的流水逾百亿人民币规模,最终在诸多诱惑中走上贪腐之路。

  过去6年电信贪腐看似数不胜数,但其实并不是外界感觉的那样遍地皆腐,而且主要都是一条线上牵出的“窝案”,所以相对集中。

  其中,又主要分为两个大的风暴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自2009年到2013年,以中国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中国移动原副总裁鲁向东、四川移动原总经理李华、卓望控股原CEO叶兵、中国移动原数据部副部长马力、李向东等人为核心的数据业务反腐风暴,这一轮风暴自2009年底张春江被双规和2010年初李向东出逃牵出,前后持续3年,一度导致整个中移动数据业务体系的业务陷入停滞。

  第二个阶段是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中国巡视组对三大运营商的巡视。在这个阶段,有河北移动的原总经理张连德、原总经理助理兼工会副主席丁占武、原总经理助理兼唐山移动总经理张磊,副总经理刘欣;中国联通的张智江、宗新华;中国电信副总裁冷荣泉、福建电信漳州分公司原总经理、党委书记李浪等运营商管理层落马。

  业界预计,以常小兵案为起点,第三波风暴或将迅速成形。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时代,通信行业相当于国家的基础设施行业。国家要发展信息产业,就必须破除垄断、加强竞争、降低成本。由于长期、激烈的同业竞争,通信行业基层普遍收入低、压力大、任务重,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积聚较多。因此,来自内部举报的案件线索比较多。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