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先拯救4G的苟且 才有5G的诗和远方

  4G需要有一个不顾一切的伙伴,在现有频谱资源下,以最小代价和最大效益解决现实的苟且,迎接5G的远方。

  “它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根据最有资格预测流量的思科的最新预测,2020年移动流量将是2010年的120倍,几乎是2015年的10倍,达到366.8 EB,其中75%流量来自视频。

  这些流量将主要由4G来承载。思科预计,到2018年,4G联接数将超过2G,2020年将超过3G。到2020年,4G流量将占到总体移动流量的70%以上,4G联接每月产生的流量将是非4G联接的近六倍。

  问题来了,4G能承受从.txt到4K .avi流量高压吗?在人口集中的流量高地,并不能。比如说许多国家的首都和一线城市集中了全国七成到九成的流量,常规的扩容、小基站等增益方式,解决不了频谱利用的实质痛点。

  4G需要有一个不顾一切的伙伴,在现有频谱资源下,以最小代价和最大效益解决现实的苟且,迎接5G的远方。

  路径的分裂

  运营商解决这个问题,已有泾渭分明的两条路线:

  一种是等不到2020就引入5G,以北美、日澳市场为代表,市场竞争过度、高端用户比例高,从实际需求和商业包装上,更需要5G的符号性,他们等不及到2020年,明确提出到2018年就实现5G商用;另一类是在欧洲和中国这样的市场,发展不均衡运营商更谨慎,不想那么快放弃4G,倾向于平滑的过渡性方案,物尽其用同时也给5G做铺垫。

  相对应,第一类市场的主要供应商爱立信诺基亚,要承受标准成熟前商用5G的风险;第二类市场的华为中兴,则要尝试把5G技术提前应用到4G,满足改良型需求。

  当然,这四大的市场都有交叉,对各类方案都有布局,只不过侧重点不同。

  从根本上来说,这两种路径的分裂,实际上是5G技术的内生性决定的。

  5G的路线图并不清晰,他是多技术的组合,每一项技术都各自独立发展,向前演进。

  Massive MIMO、毫米波mmWave、SDN/NFV/OpenFlow、small Cell/Multi-RAT 、SON自组网、D2D 等是5G的关键技术。

  这些核心技术各自发展,边成熟边应用,比如说已经/即将在LTE 和LTE-A中商用的Massive MIMO和small Cell/Multi-RAT。

  任何一种技术,提前应用到4G并商用,都称得上是一场技术革命,但对运营商来说,却能提前享受5G的技术红利,改善流量供给侧,是一个大好事。

  但是四大何时变现这些技术,策略并不相同。既得利益者希望慢慢来,不断挖掘现有市场的潜力,而弱势者则要用加倍的革命性,来实现逆袭。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