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任正非的高屋建瓴:独树一帜的创新蜂巢模式

2016-04-11 09:42
汉水狂客
关注

  我们先看看一张有趣的图表。这是过去5年,IT行业几家代表性世界500强公司收入的增长趋势图(收入单位:百万美元,根据财富世界500强排行制图)。2014年成为最重要拐点,这一年,所有公司的增长趋势都开始下滑,只有华为一家保持了更大幅度的增长。

  资料图

  过去的5年,是科技发展史上波澜壮阔的5年。移动互联网带来数字经济的新阶段,大数据和云计算正在成为新经济时代的‘石油’和引擎,人工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物联网,O2O,从技术到服务,一切都在发生变革,范围广阔,影响深远。

  就像工业革命、能源革命分别将人类带到了商业文明的新阶段一样,科技革命也将带来商业组织形态和商业文明的更新。

  这是一切都在加速度的时代:新技术爆炸式产生,一旦信息技术成为商业现实,其发展就会遵循指数曲线,而带动企业的指数级发展,巨无霸公司的成长时间越来越短(想一下滴滴打车成立迄今不足4年)的同时,巨头公司的陨落也变成常态;那些有危机感的巨头公司都在寻求变革,从管理架构到商业模式,它们最终希望在新商业环境中成为孵化生态的新平台。

  这一切都意味着,创新在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的迫切。高效和灵敏成为企业第一要务。

  这是创业公司的黄金时代,但是那些大公司该怎么办呢?去年,马云和马化腾以不同的方式提到了这个问题。阿里巴巴在去年底宣布其组织结构全面升级,要形成“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和业务体制,使前线业务更加灵动、敏捷,同时,更多年轻人将接替重要岗位。马化腾则表示腾讯保持着7年就要调整架构的传统,当下在考虑的主要事情是一个企业最终应该怎样从组织上保持创新的活力。

  如果我们回到上面的图表观察,那里面有迄今为止科技产业最成功的两种管理模式的代表:流行于硅谷的创新领袖模式(the innovation guru model)和以传统日韩品牌为代表的集团军模式(conglomerate)。

  从增长曲线来看,这两种模式正在失去魅力。苹果公司作为典型的创新领袖模式,在2011年乔布斯去世后,虽然保持着超高的利润率和增长,但是我们从财报能够清楚的看到,在主要的产品线MAC、iPhone、iPad上,上季增势均不及预期,甚至大幅下降,而乔布斯在世时处于研发阶段的智能电视和智能汽车基本毫无起色,在乔布斯离世之后苹果正在陨落;以三星、索尼、松下为代表的日韩模式,从报表能更直观的看到新经济形态下的窘况,财团模式规模庞大、阵线长的特点最终导致决策缓慢,落后市场需求。

  独树一帜的华为是找到了怎样的秘籍?华为消费者业务COO张晓云说华为找到了新经济时代的公司组织方式:创新蜂巢模式——如同一群蜜蜂没有领袖发号施令,就能朝一个方向飞。

  华为的创新蜂巢理念与著名互联网“先知”凯文凯利《失控》一书中利用蜜蜂群体组织结构提出的“分布化生存”异曲同工。书中提到:单体蜜蜂的记忆是6周,但整个蜂巢的记忆就远超此数。一只鸟单飞和一群鸟一起飞是不一样的。人体的很多部分,眼睛、脊髓,都有“计算”能力,不唯大脑。要旨是创业要去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没有中心的系统没有“命门”,因此极难被破坏。尽可能把一个活动细分为若干的子活动,因为这是每一个复杂的事物都会去尝试做的事。

  《失控》曾经一度成为科技从业者的必读书籍,但过去几年间,还尚未有人真正将企业按照“生物本性”实验践行。而今,华为歪打正着,似乎早早践行了书中设想。

  任正非并非先知,但他很早就清楚认识到需要团队管理。他曾经提到:创业时,他已至不惑之年,“人类已进入电脑时代,世界开始疯起来了,等不得我的不惑了”。几年后,“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各路诸侯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2002年IT泡沫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任正非自陈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常常哭。这是任正非打算“去中心化“的起源,2004年美国顾问公司提出要建立EMT,设置中枢机构,后来2012年实施了轮值CEO制度。当时任正非对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管理制度并无把握,他说不成功,就当是为后人探路吧。

  几年过去,在新经济形态下,华为新型组织形式已经逐渐显露出效果,并将推动华为完成新的跨越,带领中国公司改变全球商业格局。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