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移动光鲜成绩背后的三只灰犀牛

2017-03-30 09:14
Hsiao Chen
关注

2017年3月23日,中国移动公布了2016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中国移动2016年实现营收7084亿元,同比增长6.0%;净利润达到1087亿元。而中国电信的净利润微降10.22%,中联通利润更是下跌了94.1%,差点跌为负值。

除了在无线4G网络上继续保持绝对领先优势,中移动在有线宽带上一举超过联通后,也不断缩小与电信的差距。有文章戏称,中移动用望远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

但与这样高光的成绩相比,在中移动内部,似乎看不到高调的声音,或者高昂的情绪。也许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移动上下对自身在经营中的风险认识较为充分,横亘在发展前方的,有三只灰犀牛,让人惴惴不安。

我们来认识一下,什么是灰犀牛

相信运营商内的朋友很多读过宁宇辞的职信,那么对“灰犀牛”这个词一定不陌生。

灰犀牛是米歇尔·渥克刚刚提出的一种新理论,以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相对于偶然事件的难以预见性和偶发性,灰犀牛事件不是随机突发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出现的大概率事件。

接下来,我们看看,中移动面前有哪三只灰犀牛。

收入灰犀牛:收入增长放缓,能否找到蓝海

首先,我们要理解,无论是对于中移动这样的国企,还是上市公司来说,实现收入的可持续高速增长,远远比去年赚了多少钱要重要的多。

而中移动这样收入高达7000亿的庞然大物,在过往传统收入下滑的同时,能否找到足够大,足够优质的新增蓝海,就显得尤为重要。

否则,这头收入的灰犀牛一旦发起疯来,将使中移动这样收入结构略显单一的企业陷入恶性循环的泥潭。

简单来说,就是收入结构性风险依然突出,传统业务收入下滑压力加大,流量对收入的拉动效能日益见顶,数字化服务收入占比仍然较低,收入增长新动力尚未形成。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移动提出“大连接”战略,认为万物互联市场五年内,在中国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万亿。

但是在这样的蓝海战略下,灰犀牛依然存在。

首先,这样规模的蓝海市场是否能够及时出现,网络、技术、包括产业链各方是否都能足够繁荣;其次,假设这样规模的市场及时出现,目前在物联网连接领域,连接ARPU仅为通信自然人用户的5%,国内数据来看仅为3-5元,收入规模是否足够大,蓝海规模是否足够大;最后,这背后的网络投资有多大,能否保证足够的利润率,投资和回报是否成正比。

这些,都构成了一头随时准备袭来的收入灰犀牛。

能力灰犀牛:核心能力转移,能否驶向蓝海

在选择了一个蓝海之后,中移动驶向蓝海的过程中,势必将遇到第二头灰犀牛,就是是否具备驶向新市场的能力。

在我之前的文章《这一年,通信业死磕三个好望角》中,曾经提到过限制运营商进军新业务领域的一些关键因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下。

这只能力灰犀牛,是横亘在通往蓝海航线上的关键,一旦失控,不要说无法实现新增收入的拓展,很可能使中移动在孕育成熟一个市场之后,再次沦为“管道商”。

在万物互联领域,一是云、大数据、物联网平台、大IT、应用创新、芯片模组、新型智能终端,也包括创新和人才机制等等的能力,都将成为企业能否主导物联网市场的核心能力;二是物联网市场的产业边界更加模糊,业务种类、产业主体众多。

这都可能导致中移动,相比无处不在的竞争对手,不太可能迅速培育其具有绝对优势的核心能力。

能力灰犀牛一旦失控,造成的是关键核心能力的缺失;关键能力的缺失,又会让中移动在万物互联这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上,丧失主导地位,甚至难以获得网络之外,来自终端、平台、应用等层面,更多的价值。

一旦无法获得绝对主导地位,中移动很有可能重蹈移动互联网发展中的覆辙。

就是搭建了高速、广覆盖的无线网络,但由于缺乏数字化服务能力,在各类移动应用服务上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基本沦为纯管道商。

但移动互联网时代,好在流量的爆发增长,弥补了语音的下滑,那么在物联网发展过程中,纯管道的收入是远远不足的。

竞争灰犀牛:传统优势领域被入侵,能否守住阵地

在不断向前发展的同时,包括中移动在内的运营商,都将面临后院起火的情况。之前,无论是虚拟运营商、铁塔公司、有线公司,都无法撼动运营商的基础网络优势以及区域市场竞争优势。

但是一头来自跨界竞争的灰犀牛,已经越来越近了,我们甚至可以感受到它呼出的急切而炙热的气体。

互联网巨头加快从内容应用向基础设施渗透。

互联网巨头已先行布局数字化市场,全力抢占数字化应用服务领域,规模效应和生态优势显现,对人才和技术的聚集效应越来越强。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企业通过平台聚合、投资并购等方式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布局,逐渐形成产业寡头地位,对电信运营商发展数字化服务形成了强大的竞争壁垒。此外,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开始向基础通信网络渗透,通过自建一体化互联网基础设施(传输、存储、分发一体化)、创新无线通信接入手段(众筹Wi-Fi),逐渐取代电信运营商成为最主要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服务商,彻底锁定用户入口和数据信息。电信运营商的网络根本正被撼动,从沦为“纯管道”向沦为“纯接入”的风险正在加大。

同时,互联网企业加速在数字家庭、政企信息化服务方面的延伸和拓展,直接与中移动的地区分公司争夺市场空间,OTT进入新阶段。

2015年,腾讯、阿里与新浪联合,先后启动“互联网+城市服务”战略;苏宁易购在各地设立线下农村电商自营服务站;2017年3月,华为高调宣布“拥抱公有云,共建生态云”的发展路径,已经在全国建立了五大区域中心,30+个城市数据中心节点,未来将重点开展智慧城市、ICT等业务的建设。在云服务领域,阿里云、腾讯云及其他企业,接连曝出以1元、0.01元乃至0元中标政务云项目。

这些企业,在合作伙伴组织、生态体系打造方面有自身的独特优势,政府关系也在逐渐建立。中移动长期依赖的渠道优势、区域市场把控优势、当地党政军企业服务优势,正在被逐步缩小。

中移动在经营过程中,还将面对类似政策变化、通信业重组这类高风险事件,但他们更类似无法提前预知的黑天鹅。比起这些黑天鹅,真正令人沮丧的是,有些我们完全知道是危险的问题,因为体制性忽略、有意无意地回避、处理优先级,慢慢积累,终于变成无法收拾的危机。希望中移动可以有效控制这三头由远及近的灰犀牛。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