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HAS2017上14个关键问题!华为徐直军的精彩回答都在这里!

2017-04-12 09:18
来源: 飞象网

在2017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对公司的战略做了详细阐释。他表示,智能社会的征程早已开始,多年来的探索过程和技术创新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孕育了巨大的商机。华为坚持做多联接、撑大管道、使能行业数字化的战略,聚焦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做智能社会的使能者和推动者。

此外,华为认为云服务已经成为基本的商业模式。2017年开始,华为以公有云为契机,强力投资打造开放、可信的公有云平台,并构建“Huawei Cloud Family”。与运营商合作的公有云,以及华为的公有云,都是这个Family的一员。

在在媒体和分析师问答环节,徐直军一如既往,给予了精彩的答复,对公有云战略、美国市场、数字化转型、人工智能、5G等做了详细的解释。而小徐总的幽默又再一次爆棚,下面就让我们一睹为快!

1、有记者问,您知道美国对华为的调查情况吗?华为目前在美国市场的情况怎样?

徐直军:我没听说过美国对华为的调查,也没听说有正式的调查。对华为来说,在美国市场,我们对运营商、企业、终端、在战略和定位上都没有发生变化。三块业务在美国都有存在,但是在运营商领域上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在企业市场,我们会一步一步向前发展;终端暂时也不是我们得重点,但长远是我们一个重点市场。

2、华为现在非常强力的发展公有云,那么华为在公有云的定位和差异化战略是什么,使得华为在2B垂直市场上,不会跟运营商形成竞争?

徐直军:我们在整个2B市场,更多定位在是产品和解决方案提供商。电信运营商在面向企业提供服务的时候,没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华为与运营商在共同面向企业市场时是一个最好的组合。在欧洲,我们与运营商,如德电、西班牙电信、法国电信合作一起发展公有云服务;在发展中国家,每个运营商能力有限,我们采取自己构建公有云平台,运营商作为我们合作伙伴,一起面向企业客户。

华为在发展公有云服务有三个差异化优势:一,有强大线下存在,直接面向企业客户提供产品和服务,已经构筑了一个强大的伙伴体系;二是多年跟各国电信运营商构筑的强大合作伙伴基础,通过我们的合作,来解决很多市场上面临的问题;三是利用我们拥有的强大的综合研发能力。

3、在公有云领域,华为准备如何跟AWS以及微软等竞争?

徐直军:客观来说,AWS、微软在美国以及在发达国家市场占有强大优势,而华为在欧洲通过和电信运营商合作,打造一个安全、可信的公有云服务,这是欧洲每个国家有相当多企业和组织选择云服务时非常关注的一点。在发展中国家,肯定是华为优势,因为我们在所有发展中国家中有广泛的存在,有构筑的基础优势。结合多年来华为构筑的优势,跟AWS和微软竞争,未来必然会成功。

4、目前,运营商面临挑战,一方面受到OTT冲击,另一方面并购频发,由此可以判断,运营商CAPEX呈现整体下滑的趋势,这会影响华为吗?

徐直军:运营商CAPEX是否受到影响,过去以美元计算确实是有所减少,但长远看是否减少,现在还不能得出结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从过去几年看,华为面向运营商收入还是增长的。这一是我们聚焦,一个是强力投入,实现产品和解决方案领先,扩大市场占有率。我们通过电信运营商网络、业务以及运营全面云化,帮助其更加敏捷,实现ROADS体验,帮助运营商提升竞争力的同时,也构筑了华为的竞争优势和领先。

5、基于华为当前战略,未来会面临越来越多的IT厂商的竞争,包括IBM、ORACLE等。华为准备如何在竞争更加激烈的市场上取得持续成功?

徐直军:在非电信运营商市场上,我们竞争对手不是这些IT公司,我们反而是合作伙伴,埃森哲、IBM等都是合作伙伴,华为只是产品提供商,我们与他们通过合作,一起面向最终客户。

在电信运营商领域,我们所有产业界,面向电信运营商IT转型,我们是不足的,这有几个原因:一是运营商是大客户,采购非常强,议价能力非常强,使得所有IT厂商都很难挣到钱。二是,电信运营商整个IT系统是生产系统,快速响应客户需求以及面向对手竞争,定制开发工作量很大,变化很快;三是IT厂商面向电信运营商打造的运营支撑系统,还很难面向其他行业复制。

在电信运营商的运营系统转型上,以及数字化转型上,我们希望IT厂商来的更猛烈一些,竞争更激烈一点,投资更大一点,这样我们同IT厂商的竞争和合作,促进电信运营商运营系统的数字化转型或者互联网化,使得在未来竞争中更敏捷,更快满足客户需求。

我们的Telco OS,其实很清楚,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讲是不应该投入的。我们对未来做过评估,无论怎么做,投资回报都很低,但为什么华为做这个事情?我们认为,华为做电信运营商最大的供应商,有责任帮助运营商实现数字化转型,如果我们帮助运营商实现了数字化转型,更有竞争力,能够快速提供产品,快速响应客户、能够实现面向客户的ROADS体验,那对我们也是有好处的,所以华为从战略角度对Telco OS进行投资。

所有运营商客户,最不期望的是转型,华为希望通过自己的投资,选择真正有意愿面向未来的运营商合作,能够打造几个行业标杆,让大家看到转型以后是什么样,如果确实提升竞争力,那么大家都会加快转型进程,使得运营商行业走得越来越健康。因此未来华为跟所有IT厂商是即竞争又合作。

6、华为会不会把人工智能定位为独立的传统市场机会?未来华为在构建华为公有云平台时,人工智能将发挥什么作用?

徐直军:人工智能在华为未来产品和解决方案中无处不在。首先,我们利用人工智能学习,应对全球大量的网络故障,发挥人工智能的价值,快速解决问题,提升效率。我们现在正在用人工智能构建一个网络大网,因为我们是TO B的生意,不需要像TO C一样大规模传播。我们希望构筑的网络大网,帮助运营商网络更加智能化。

另外,把人工智能引用到手机,我们去年发布了一款概念手机荣耀magic,展现了用人工智能实现从智能走向智慧的各种应用。从云服务角度讲,不管是公有还是私有,我们会把人工智能放到云服务上,使能企业。从华为角度来说,人工智能在华为所有产品和解决方案中是无处不在,都能创造价值。

7、华为在国内平安城市领域的成果很多,华为在与政府的合作上会采取怎样的模式?最近腾讯等企业传出了一分钱竞标政府云项目的消息,这也是一种创新的模式,华为会采用怎样的模式?

徐直军:华为和政府客户合作很简单,两种模式:一是我们提供产品和合作伙伴,满足政府IT的需求;二是用云服务方式,直接给政府客户提供计算存储资源。至于其他厂商,用他们方式参与竞争,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华为不会做。

8、您如何看,5-10年之后,智能终端的形态到底是一种什么形式?

徐直军:未来智能终端形态到底怎么样,真的不清楚。不一定就是手机,也许是眼镜。谁也不能预测未来智能终端就是手机。如果把这些看成是一个市场,形态不一样,本身还是一个市场。关于智能手表的市场,我一直不看好,我一直不带手表呢,是一直不看好。每次我们做手表的团队跟我很兴奋介绍的时候,我都提醒他们,未来到底有没有需求。我一直搞不明白,有个智能手机后,还要个智能手表干什么?

9、为了更好支撑运营商的数字化转型,华为首先自己在进行数字化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华为面临着哪些挑战?

徐直军:华为面临的挑战跟运营商面临的是一样的,我们在所有变革过程中遇到的变革不会比运营商小,但是我们战略上是清晰的:华为只有自己数字化,才能推动客户数字化,说服客户进行数字化转型。

我们当时做智能手机业务时,面临线下和线上冲突和争执,但我们做了一个决策,构建了荣耀品牌,我们用线上的模式直接销售,反而做起来了,所有线上事情都搞明白了,线下也能做的很好,这样面向未来我们可以从容应对。现在荣耀已经是中国线上最大份额的互联网品牌。所以我们不但学会了在线上如何打造智能手机,同时还进一步创新。数字化转型也是一样,关键在行动,而不是讨论。从华为来说,首先我们自己行动,实现数字化,第二选择一些愿意数字化转型的运营商,树立一个标杆,让产业界看到数字化转型的效果,从而推动数字化转型。

10、全球所有组织把安全作为战略举措,华为这在方面进展?

徐直军:安全是所有人非常关注的问题。华为不会发展一个安全产品的产业。但是我们会把所有人聚焦,使得我们的产品和解决方案更安全。经过多年努力,我们在产业界构筑了一个强大的安全积蓄能力,和安全防御体系。我们很清楚,只有比别人做的更好,而且好很多,才能有更多机会。

11、未来运营商的云化和5G是什么关系?5G正式商用何时到来?

徐直军:按照3GPP标准规划,全5G标准在2019年冻结,全5G在2020商用比较合适。但少数国家对5G有特别用途,这样3GPP准备了一个简单版本,应对2018年可以商用。由于5G整个架构和技术的选择,从去年开始到今年逐步结束,我们一开始就选择了云架构,这是产业界的选择,不是华为的选择。

12、华为作为视频资源整合者,华为在视频领域的运营及盈利模式?

徐直军:华为在视频整合环节没有追求盈利。现在全球有五六百家电信运营商,有七八百家内容提供商,还有上百家内容聚合提供商,让他们相互去谈,让任何运营商尤其小运营商整合全球内容,太困难了。产业界又没有一个角色,把全球内容整合起来,提供给电信运营商,所以华为暂时扮演一下这个角色。

而且我们主要面向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运营商很厉害,不需要我们。当产业界有角色出来,可以做这一块时,华为将退出来,这不是我们聚焦的业务。当没有人能做的时候,随着产业的发展,让运营商视频取得商业成功,华为就多做一点,使得产业能健康发展。如果华为把视频作为一个大业务,那是不现实的,也不是我们干的事情。

13、华为内部的战略转型项目,目标是什么?下一步计划有哪些?

徐直军:华为内部变革项目是太多,不是太少,但我们整个目标,希望把华为运营系统打造成ROADS体验系统。一方面把整个IT架构全面转向云架构,一直在做,还未完成;二是把应用尽可能迁移到云上,包括内部私有云;三是根据华为商城卖手机的经验,把我们的运营系统变成一个在线的客户和合作伙伴的线上交易系统;四是把软件开发变革成为基于Cloud Native的模式。

14、关于5G,目前有一些走在前面的领先运营商积极推5G,华为面向这些运营商之外的其他运营商战略是怎样的?另外,现在网络建设基本饱和了,华为的战略,特别是对原来不是传统价值链的竞争者是怎样的?

徐直军:移动通信产业发展规律就是,发达运营商先用先进的技术,发展中的运营商用以前的技术。华为投资5G,并不意味着华为不再投资3G、4G,事实上,我们大量投资还是面向客户在3G、4G,面向未来持续发展的问题。

至于在5G运营上,会不会出现非传统的设备供应商,拭目以待。但是我不相信,在移动通信技术这么复杂,把多种制式做成一个基站的情况下,还有新的玩家敢冒出来。移动通信市场比较特别,竞争力不是来自前一代技术,二是来自以前几代做的怎么样。这意味着,在3G、4G没有强的竞争力,利用5G重新进入市场是非常有挑战的。但这也不意味着,有这些优势的玩家就躺着睡大觉,历史上消失的太多了。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