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我恨5G"

2017-05-27 11:38
退思
关注

VoLTE标准创始人,前GSMA技术总监,现任三星英国研发实验室总裁Dan Warren,在近日举行的WiFi全球大会上的演讲中,开宗明义,直言不讳地表示:

我真的很恨5G这个词。

他在接下来的演讲中,更是举枪便刺,直奔要害,刀刀见血,引人深思。

5G的痛点

Dan Warren用一张图概括明了地指出了5G的“痛点”和“通点”,嗯,不通则痛嘛。

如上图所示:

红色圆点代表“痛点”,绿色圆点代表“通点”。

纵轴列出了5G的几大目标,包括每连接10倍带宽、毫秒级时延、“5个9”(99.999%)的可靠性、100%全覆盖、无处不在的50Mbps/连接、1000倍带宽/区域、电池寿命10年和降低网络成本。

横轴列出了5G的12大关键技术,包括CP-OFDM、Massive-MIMO、波束赋形、缩短TTI、灵活的频段分配、CoMP、Small Cell、非授权频谱5G新无线、会话/移动性分离、C-RAN、NFV/SDN、MEC(移动边缘计算)。

对于这12大5G关键技术,可根据网络构架归类为三部分:5G空口技术、创新RAN技术、软件化核心网。

其中,

会话/移动性分离、C-RAN、NFV/SDN和MEC四大技术使能网络切片。同时,这四大技术将一些网络功能接入云端(包括C-RAN、基于NFV的核心网和虚拟化传输网),以降低网络成本。并将一些功能通过MEC下沉到网络边缘,以降低网络时延。

但是,这些技术可降低的网络成本毕竟有限:

5个9的可靠性、100%全覆盖、无处不在的50Mbps/连接、1000倍带宽/区域将花费运营商巨额投资,因为要满足这四大目标,你不得不建很多基站扩展覆盖和容量,还得升级回传和传输网。

重点关注红色痛点。

到底是“切片”,还是“拼接”

首先,运营商怎样兜售“切片”网络?或者说,我们如何划分切片?

比你想象的要更复杂,更凌乱… 主要有三种“切片”划分法:

1)根据服务等级或网络拓扑来切片

若按这样划分,网络将划分为:低时延切片(关键任务型物联网)、传统网络切片(传统手机网络)、Small Cell切片(专注室内覆盖)、CoMP切片、低频段切片(大规模物联网)…… 足以让你眼花缭乱。

2)根据垂直领域来切片

我们说5G未来要拥抱垂直领域,那么就要针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或领域(比如车联网、电网、农业等)来切片。

3)根据虚拟运营商来切片

未来网络提供开放接口,虚拟运营商更容易接入网络,我们也要为他们切片。

4)也有可能根据不同的网络技术来切片

比如2G、3G、4G、WiFi、5G固定无线、LPWA... 说不准后面还会衍生出哪些技术。

问题来了。痛点在于,这些切片相互纵横交错的。

比如,我们为某企业切了一个片,但是,这家企业面向的用户需求同样也是多样化的,它可能会根据服务等级来再次切出一个“子片网络”。

比如,我们为某虚拟运营商切了一个片,可这家虚拟运营商同样也面对不同需求的客户,它也要再切出一些“子片网络”。

不难想象,运营商终将会变成一个“缝补匠”,我们得想尽办法将这些“切片”缝合起来。

因此,网络“拼接”和“切片”同样重要。

不要忘记,还有2G、3G、4G、WiFi、5G固定无线、LPWA... 各种技术并存,融合的5G网络,也需要将这些技术“缝合”。

终于,运营商不再像个运营商,而更像一个“系统集成商”。

那么,运营商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编排(orchestration)。

但有些编排是困难的,代价高昂的,如下图中插了“小红旗”的地方:

不过最大的挑战在RAN(那里插了4个小红旗),比如,无线资源控制就是一大难点,因为它必须准确地识别,并妥妥的安排各个不同切片网络(或子切片网络,子子切片网络...)里的不同终端设备,忙得不可开交。

商业模式是个坑

那些高大上的5G目标,感觉像是运营商给自己下了套。

5G时代,运营商将迎来新的商业模式:B2B或B2B2C。

“第一个B”是运营商,“第一个B”的收费价格就是“第二个B”的成本,所以,运营商向“第二个B”收费时,“第二个B”必然要向运营商施加压力,千方百计降低价格,毕竟这是成本啊。

怎样施加压力?那就签合同呗,既然你收费这么高,那么你就得白纸黑字向“第二个B”保证网络服务质量,一旦网络质量无法保证,那就得支付违约金。(一阵奸笑)

那么问题又来了。

5个9的可靠性、100%全覆盖、无处不在的50Mbps/连接... 这是众所周知的5G目标。“第二个B”只需拿这些5G目标来说事就好了,如果你的网络达不到这样的目标,那么就算违约。

(当然,这是个笑话,一些垂直领域本来就对网络覆盖、可靠性等要求很高,毕竟关系到他们的利润和客户体验,都是生存之本啊)

于是,在“第二个B”的“要挟”下,运营商为了达到5G目标,为了抢占那些还未开垦的垂直领域市场,就不得不拼命的建网络,提升覆盖和速率,增强可靠性。

但是,当运营商辛辛苦苦终于建成5G网络,达到5G目标后,发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因为当所有的运营商都快速地达到5G目标后,运营商与运营商之间的网络就没有差别了。

几乎完全没有差别,大家都是无限覆盖、无限容量、5个9高可靠。

接下来怎么办?

打价格战,命运车轮再一次碾压了过来。

要知道,这次价格战可能来得更狠,毕竟B2B不是面向单个消费者市场,搞定一个就是集团用户,狠起来谁也拦不住。

另一个驱动力来自传统电信市场的饱和,一旦价格战的竞争格局形成,每家运营商必然对新兴市场虎视眈眈,提刀为爱杀红眼。

这大概就是Dan Warren为何恨5G这个词的原因。他在最后建议运营商:

千万不要向别人许诺5G目标,尤其是向“第二个B”,一旦许诺,就意味着将无法保持健康的竞争市场。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