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频谱部署+商用加快 5G渐行渐近

2017-06-15 09:27
来源: 飞象网

6月15日消息,2017年,全球5G进入标准和研发的关键阶段, 5G频谱规划也有了最新进展:随着工信部近期接连发文公开征集5G中、高频段规划意见,以及业内呼吁加强协调,力争形成更多全球统一的5G工作频段的声音,5G频谱规划落地指日可待。同时,随着5G 商用进程的深化,有关投入和产出给整个ICT产业带来哪些影响,实现真正的5G改变社会,也成为产业界思考的重要议题。

5G频谱规划落地指日可待 业界呼吁更多统一频段

当前,5G 正处于技术标准形成的关键阶段,全球主要国家和运营商相继启动 5G 试验,纷纷出台战略计划开展产业布局,抢占战略制高点。我国也在积极推进 5G 技术研究与产业化, 5G 技术研发试验、国际标准化支撑不断取得新进展。

最新发布的《5G白皮书》指出,为充分释放5G发展潜能,并依托5G先导优势加速实现我国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进而提升我国在5G领域的综合实力,建议紧紧把握5G发展窗口,加快5G产业化进程。尤其是在近期明确拟在3300-3600MHz和4800-5000MHz两个频段部署5G的基础上,加快研究制定5G频率中长期规划后,建议依托国际电信联盟(ITU) , 积极沟通协调, 力争形成更多5G统一频段。并加大5G 研发和创新支持力度, 加快突破 5G 核心芯片、高频器件和虚拟化平台等关键环节。支持5G及其增强技术发展与产业生态培育。加速推进5G的外场试验,促进性能验证与产品成熟。研究提出符合5G发展需求的牌照方案。

据悉,进入2017年,全球5G进入标准和研发的关键阶段,我国基础研发试验进展顺利。截至目前,我国已经全面开展5G技术研发,在大规模天线、超密集组网等5G核心技术上取得重要突破。同时5G技术试验也在深入开展,第一阶段测试工作已顺利完成,第二阶段测试正在有序推进,并重点开展了5G典型场景试验。与此同时,还与欧美日韩等在政府层面、产业层面开展了广泛、深入的合作,爱立信、诺基亚、高通、英特尔、三星等企业深度参与国内5G研发。

作为5G技术研发的先行军,频谱资源也是5G研究最核心的一项内容。据IMT-2020(5G)推进组副主席王晓云介绍,2017年6月5日,工信部发布了在3300-3600兆以及4800-5000兆之间来应用5G的征求意见稿,使5G技术研究往前迈了很大的一步。6月8日,又进一步征集在高频段毫米波频段如何来使用5G的征求意见,为我国的5G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随着5G国际标准和商用化进程加快,加强5G频率研究与协调也显得尤为紧迫。对此,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奚国华指出,5G发展有两件事很重要:“第一,希望能够取得共识,有一个统一的5G标准,这样有利于老百姓漫游在全世界都能用;第二,光标准统一是不行的,还需要有更多的统一的频段”。

从全球布局来看,不同国家所支持5G部署的频段也有不同,既有6GHz以下频段,也有6GHz以上的频段。5G新空口既要横跨高中低不同频段,又要支持授权频谱和非授权频谱。从研究和设计角度来看,目前,我国正处于一个令人激动的阶段,拥有先进的5G原型系统,它完全遵从于全球新空口的标准。基于此,作为5G国际标准重要推进者,美国Qualcomm也正在跟很多基础设施厂商开展5G新空口测试,希望能在2019年和2020年推出更好的产品,希望5G原型系统可以在5G进行大规模商用之前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

据美国高通公司工程技术副总裁John Smee介绍,在新的频谱共享模式中,不同地区将会拥有不同的频段,因此需要考虑通过什么样的技术能够实现频谱的共享,使多个运营商能够高效地在相同的频谱中共存。为此,“我们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实现了从一个非协调的系统到一个共享频谱的系统,来进行跨频段的协调和调用。要获得更多的5G频谱分配来支持开展新的业务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在授权频谱和非授权频谱上均实现高效运行的能力是3GPP在进行新空口设计中所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这种在研究项目阶段讨论的新的频谱共享的模式也将在R15版本中也有考虑和体现。因此,这种多种频谱类型的机会也将在5G时代得以体现”,John Smee介绍说。

5G 商用进程加快 将引发新一轮投资潮

5G渐行渐近。业界认为,作为新兴通用目的技术,5G 技术的商用化将引发新一轮投资高潮,促进 5G 技术向经济社会各领域的扩散渗透,孕育新兴信息产品和服务,重塑传统产业发展模式,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动力。

《5G白皮书》分析指出:从产出结构看,拉动产出增长的动力随 5G商用进程的深化而相继转换。在5G商用初期,运营商大规模开展网络建设,5G网络设备投资带来的设备制造商收入将成为5G直接经济产出的主要来源,预计 2020 年,网络设备和终端设备收入合计约 4500 亿元,占直接经济总产出的94%。在 5G商用中期,来自用户和其他行业的终端设备支出和电信服务支出持续增长,预计到 2025 年,上述两项支出分别为1.4 万亿和0.7 万亿元,占到直接经济总产出的 64%。在 5G 商用中后期,互联网企业与 5G 相关的信息服务收入增长显著,成为直接产出的主要来源,预计2030年,互联网信息服务收入达到2.6万亿元,占直接经济总产出的 42%。

从设备环节看,5G 商用中后期各垂直行业将成为网络设备支出主要力量。在5G商用初期, 运营商开展5G网络大规模建设,预计2020年,电信运营商在5G网络设备上的投资超过2200亿元, 各行业在5G设备方面的支出超过540亿元。随着网络部署持续完善,运营商网络设备支出预计自2024年起将开始回落。同时随着5G向垂直行业应用的渗透融合,各行业在 5G 设备上的支出将稳步增长,成为带动相关设备制造企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力量。2030 年,预计各行业各领域在5G设备上的支出超过5200亿元, 在设备制造企业总收入中的占比接近 69%。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