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美国首席网络安全官:我们可能是世界上被审查最多的公司之一

2019-05-14 05:16
智慧光
关注

5月13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消息,华为美国首席网络安全官Andy Purdy接受了C·SPAN采访,当谈论到美国号召盟友禁止华为5G等话题,他表示,“华为可能是世界上被审查和评估的最多的公司之一,因此我们的任何缺陷都可以被识别和弥补。”

关于5G网络安全:我们拥有的优势之一, 我认为它确实是个优势,华为可能是世界上被审查和评估的最多的公司之一,因此 我们的任何缺陷都可以被识别和弥补。我们只想和美国政府谈谈,讨论在美国可行的风险规避措施, 以便我们提供的服务既有保障又透明公开

关于中国政府补贴:我们的年度报告指出,每年只有不到2%的收入来自中国政府提供的各种资金,世界各国的其他竞争对手也会得到很多此类资助,因此声称我们从中国政府那里得到大量资金并非属实

关于华为CFO:整个诉讼的过程都将以事实和法律为基础,判决结果肯定是基于事实和法律而做出的正确决定

以下为采访字幕:(来自华为心声社区)

本周节目中我们向大家介绍Andy Purdy,他是华为美国公司的首席安全官。

主持人:Purdy先生 跟大家讲讲您的角色和故事吧 

Andy Purdy:首先 这是一个公司内部职位,我担任美国网络安全隐私委员会主席,跟华为在全球范围内的网络安全隐私委员会类似,在华为全球网络安全隐私委员会中有来自各个业务部门、IT部门、人力资源部门、服务部门等多个部门的代表,需要每季度对网络安全隐私的要求进行管理,以确保我们遵从法律法规、满足客户要求 并遵守内部政策规范,便于从网络安全隐私角度来管控风险。除此之外 我还负责和政府关系、公共关系的同事一起,与客户沟通 与利益关系人交流 推动相关工作的发展。

主持人:能否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下华为 

Andy Purdy:华为是一家在全球拥有超过18万员工的公司 ,大约30%的产品是华为自产的,华为产品中大约30%到32%的部件来自美国,每年价值约110亿美元。公司员工比较年轻,我们有(据我所知)大约8万研发人员,我们去年研发投入大约是150亿美元 这是我们最引以为豪的优势之一。我们不用担心季度报告里的数字, 我们可以将眼光放长远, 这正是我们所做的。我们员工的工作动力基本上来自两件事情,我们想参与一些非常有趣且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想为我们的家庭幸福付出努力。我认为我们正在做这两件事 。

主持人:谁是公司的创始人?

Andy Purdy:任正非

主持人:您能介绍下他的背景吗? 

Andy Purdy:他是个工程师,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他多年前是人民解放军的基建工程兵,后来和其他四五个人一起凑了几千美元创建了华为,公司取得了惊人的发展,相比80年代后期其他公司比如Cisco, 可能增长速度没那么快。但他一直鼓励员工生产、创新、以客户为中心,华为长期以来致力于以客户为中心,了解、挖掘客户需求 并协助客户实现需求,华为并不强调赚取每份合同中的每一分钱,而是看得更长远。从长远来看 确保我们客户和他们的客户都赚钱,大家共同努力 共同获利。

主持人:现在在这个房间里所有人手上都有华为产品,或者说手机含有华为生产的零配件之类的?

Andy Purdy:我有一部华为手机,我把它放在那个房间了, 不过不一定所有人都有吧 。

主持人:为什么华为被认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Andy Purdy: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华为的很多问题和地缘政治因素有关,从苏联解体、 中国在世界经济和军事上崛起以来,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扩展到非洲和世界各地以及中国科技的不断发展,就一直存在这些问题。美国政府与中国之间的一些问题一直是一个主要因素,其中一些问题需要通过贸易谈判解决,一些问题可能要通过未来的对话解决。

美国的网络空间一直不够安全,因此 美国习惯从风险的角度看待问题 。无论是国家安全还是其他风险方面,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他们不只是看哪些公司或国家对美国有敌意,他们也关注潜在的风险 ,包括哪些国家有实力或机会后可能会对抗美国, 从而对美国造成巨大伤害,因此正是这种基于防范风险的观点影响着美国对华为的看法。这个更多的是从国家角度 而不是公司角度来看待问题了 。

主持人:好的, 我们把《华尔街日报》的Drew Fitzgerald请到了演播室,他负责《华尔街日报》电信和技术方面的报道。

Drew Fitzgerald:感谢邀请我,Andy 我想问下,在美国有一些提议甚至是颁布的法规已经全面禁止华为设备用于美国的大多数电信网络包括无线网络和有线网络中了,那么当前华为在美国的业务运作状况如何?

Andy Purdy:我们在美国有大约1500名员工 我们拥有非常强大的研发队伍,正如我提到的, 去年我们从美国购买了大约价值110亿美元的零部件,我们仍然在开展企业业务和消费者业务,我们目前的收入保持稳定。

国防授权法案的禁令我记得是8月份生效的 ,那个主要针对政府合同 这不是我们的重点,我们也没有与这些政府承包商合作,这一点可能更多的是会对未来的发展产生影响 。我们相信, 到最后美国肯定会有种种措施来保障网络空间的安全。到那个时候 我相信美国会允许华为和所有其他竞争对手同台竞争。

但与此同时,我们最大的担忧可能是现在为美国提供服务的一些华为的三级无线客户,我们认为我们提供的技术和服务对美国农村地区的农民、学校、人民和企业都至关重要 ,我们希望能继续为这些人服务。

Drew Fitzgerald:你们一直在和美国那些农村地区的小供应商合作吗 ?

Andy Purdy:是的,我们大约有40个这样的客户

Drew Fitzgerald:在世界各地,人们都非常关注在诸如意大利、英国等地的华为设备或代码中发现的缺陷和漏洞,有什么方法确保华为设备和网络毫无漏洞吗?或者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

Andy Purdy:你永远不可能消除一切风险,不管在5G还是企业等其他方面,不可能消除产品中的所有漏洞。我们拥有的优势之一 我认为它确实是个优势,就是华为可能是世界上被审查和评估的最多的公司之一,因此我们的任何缺陷都可以被识别和弥补。例如 英国监督委员会在我们的软件工程流程方面发现的缺陷,这些都是我们流程中可以持续改进的一部分,我们认为这样的流程可以使美国更安全使网络空间更安全。

这些风险规避措施识别现有网络中的安全漏洞,消除威胁,我们需要防范来自所有供应商的风险,所有主要供应商在中国都有大量业务,因此也有对于中国政府的担忧,我们必须确保能够防范任何这些威胁 。

Drew Fitzgerald:这是如何做到的?这些委员会是如何检查数以百万计的代码行和非常复杂的设备的?其中一些还涉及华为的知识产权 。

Andy Purdy: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计划和方法,在英国我们把源代码提交给政府监督机构审核,同时我们与运营商密切合作 包括评估版本更新等;我们在加拿大也有相关计划,不过加拿大政府不太想强调这一点;在墨西哥,私营公司也正在应对风险,我们在那里给AT&T提供主设备,他们没有被要求停止使用华为设备,因为AT&T是世界上风险控制最好的公司之一;在德国我们也正在制定类似计划,与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BSI)合作 制定有效的措施和机制以根据国际标准测试产品 ,掌控风险并应对风险,不过他们是想找到一个能解决所有供应商相关风险的方案。

除此之外 我们最近在布鲁塞尔还开展了一个新模式,三月初在布鲁塞尔成立了华为网络安全透明中心,我们让公司、客户和政府参观,他们也可以带上第三方专家,他们可以来评估我们的代码,我们认为这种外部评估是非常有用的,我们希望其他美国的竞争对手也能从中受益 。

主持人:Andy Purdy 你对英国国防大臣因为与华为相关的问题被革职有何看法?

Andy Purdy:我不清楚细节, 在我看来, 他被指控是因为他泄露了有关英国政府内部初步讨论的信息 ,他似乎提到过这些信息,我想更全面地看待这个问题。几个月前我在华沙的时候,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及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两位美国政府高官也要去那里,刚好也在那里,令人惊讶的是我们最亲密的盟友很可能是英国,但德国与欧洲其他国家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国家均表示你没有向我们提供、美国没有向我们提供华为存在网络安全违规的证据,我们确信可以采取有效措施来规避风险。

如果我们能够采取这些措施 我们将会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 更重要的是 能够从该领域的竞争获益,我们相信竞争对于技术发展、降低价格等都至关重要。

回顾我们前面讨论的,从网络安全角度来看 ,美国之前的安全状况也没有更乐观,那么美国做了什么?事实上,美国针对我们的竞争对手诺基亚和爱立信有专门的风险规避计划,支撑他们在美国开展业务,他们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很大,其中诺基亚在中国上海湾成立了合资企业,此外还有其他风险规避措施 ,使美国政府确信诺基亚不会给美国带来风险。

我们只想和美国政府谈谈,讨论在美国可行的风险规避措施,以便我们提供的服务既有保障又透明公开。

主持人: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个人背景,你之前在联邦政府从事网络安全相关的工作对吗?

Andy Purdy:是的, 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律师,我曾是联邦检察官,我加入过布什总统的团队 ,在Richard Clark手下做事, 然后从事国家网络战略工作,之后在2003年加入到国土安全部,当时我们组建了网络安全团队,后来我领导国土安全部的网络安全团队。

主持人:那么在你加入华为之前 你是不是花了些时间调研才选择相信华为?

Andy Purdy:我不信任任何人,坦率地说 当我被上司——华为全球网络安全和隐私官John Suffolk聘用时, 我的职责之一是担任英国政府相关的首席风险官,在对外方面我们将倡导更安全的网络空间,我将能够并且事实证明我的确能够成为一个更安全的美国网络空间的倡导者,我并非替华为辩护,我想说的是我们需要最好的技术,我们需要参与竞争, 并且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应对风险,我们相信有风险规避措施, 我从未被告知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

坦率地讲,当你从大局来看 ,会发现我们不会通过中国政府发声,他们也不会代表我们发声,我们只想和美国政府谈谈,我们相信可以找到规避风险的方法。

主持人:我确信你对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Jim Lewis很熟悉,他最近在Moncton参加了这档节目,我想播放一段他关于华为的讲话视频。对于他的话您有什么感想?

Andy Purdy:我没听清前面他说的关于花几亿美元的……

主持人:他说华为得到了中国政府资助

Andy Purdy:没有证据表明华为得到了中国政府资助,这是一种典型的没有事实依据的指控, 只是假设但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年度报告指出,每年只有不到2%的收入来自中国政府提供的各种基金,世界各国的其他竞争对手也会得到很多此类资助,因此,声称我们从中国政府那里得到大量资金并非属实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