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任正非感谢特朗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为什么任正非感谢特朗普?

2019-10-25 14:24
通信家园
关注

14、丹麦广播公司 Philip Khokhar:您在之前的采访中曾经非常明确地赞赏过美国总统,说他在减税方面做得很好。与此同时,很多人说特朗普总统也是华为公司层面以及您个人层面面临的一系列困境背后的总架构师。您对美国总统到底怎么看?

任正非:我认为,全世界都应该向美国总统学习,把税降下来,让企业有更多钱来发展。但是特朗普一边减税,一边拿棒子打世界各个国家,吓得每个国家都不敢去投资。美国减税的目的是为了吸引外来投资,谁都不敢去投资,减掉的税谁来缴?没人来缴,美国就会陷入财务困难。如果一边减税,一边与世界各国友好,估计美国经济会有很大振兴。现在美国一边减税,一边进入困境。

中国政府也在减税,逐步降低税赋,减轻企业压力,增强企业活力。我们认为,各个国家都会走这个路,因为高福利最终会让社会承受不起的。

Philip Khokhar:但肯定有一些时候,您做梦的时候会希望特朗普在下一次连任的时候失败。

任正非:首先,我从来没有梦到过特朗普,因为我并不怎么想念他;第二,他竞选失败与成功,与我们都没有太大关系。下一任总统上来也不会撤销实体清单,美国不会有人站出来为华为说话的。所以,我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实体清单会长期存在,我们必须要习惯这种生活。

我们华为大学在上课前经常播放衡水中学的早操视频,衡水中学是中国一个落后地区的中学。大家知道中国的教育制度和教育方法是很难改变的,衡水中学也认为改变不了,但是他们改变了适应这种外部环境的胜利办法。我们向这个学校学习什么呢?我们也改变不了世界,改变不了外部环境,那么我们只能改变在这种环境中取得胜利的方法。我们学习衡水中学的是,不改变外部环境,在这个环境中能胜出。

所以,换不换总统,不等于美国换政策,我们要有长期的心理准备。如果我们带有很多侥幸心理,有可能会失败。

15、瑞典《工商业日报》 Johan Nylander:在设备层面,华为和其他中国科技企业都已经做到自给自主,现在的形势是不是进一步加强了华为以及中国科技产业自给自足的紧迫感?您之前提到,华为通过使用更多的自研芯片使得自己的利润得到进一步提升。我挺好奇的,为什么使用自己的芯片,利润反而提升了呢?能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目前的贸易争端或者说科技争端反而有利于华为以及中国的科技产业寻求自给自足?

任正非:首先,我们不希望世界去全球化,应该坚持全球化的道路走下去。我们现在的一些做法是迫不得已,美国不卖器件给我们,我们自己的器件再不使用,那我们就会死亡。我们还不想死亡,所以在这个时候自己提供了更多自己研制的器件。但是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最终还是要全球化才会给人类创造更大财富,这点我们的态度是坚定不移的。

中国会不会有一些企业成长起来?有可能,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寄希望于中国企业成长起来替代美国。我认为,美国在世界上还是最厉害的,并没有说要去美国化、脱离美国。当美国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些权宜措施。

16、芬兰《赫尔辛基日报》 Katriina Pajari:您怎么看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对华为又有怎样的影响?比如说法律中有一段写到,必要的时候组织或者个人必须给国家安全相关官员提供协助,这也是华为必须遵守的吗?

任正非:我不太理解这段话的含义。首长已经明确指示设备不能安装后门,我们就遵循这个指示。

17、瑞典国家电视台 Ulrika Bergsten:5G之后新的热点或者技术是什么?华为及其竞争对手如何看到这一发展趋势?

任正非:我认为,5G之后的热点应该是人工智能会得到规模化使用。人工智能有几个基础条件:第一,要有超级计算系统;第二,要有超大容量的数字存储系统;第三,这两个系统要有超速联接。当这些条件具备以后,人工智能就具备了希望。

人工智能实际是上世纪40年代英国的图灵提出的,为什么经历了六、七十年或者更长时间,至今才到了实际可能性,是因为外部环境具备了这些条件。5G只是给人工智能提供了低时延、大带宽的支撑,未来人工智能在世界上会得到很大发展。

而且人工智能发展最受益的地方应该是欧洲,因为欧洲工业的系统工程非常发达。用很少的人力就能生产很多、很好的东西,欧洲最具备这个特点,因为欧洲人口少、文化素质高,人工智能生产系统的应用可以提供更多的商品。所以,5G和人工智能,我认为最大的受益地区应该是欧洲。华为与爱立信、诺基亚成立了5G汽车联盟和5G工业自动化联盟,这两个联盟都是有利于改善将人工智能用于生产系统,

中国在人工智能上面的受益会不会也很大?还没那么快。因为中国的工业刚刚摆脱从手工走向机械化,机械化要走到自动化,自动化走到信息化,这时人工智能才有用。所以,中国人工智能发挥作用的时间还很慢。

18、挪威广播公司 Philip Lote:您觉得5G和人工智能会怎样改变社会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

任正非: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个人的知识结构还不足以能回答这个问题。举两个例子:一是,中国某个地区有500公顷的土地是无人农场,完全用人工智能管理生产的农场。二是,有一个矿山在东北,但是挖矿的操作者在上海。如果再一次发生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这种事件时,就不需要60万苏联军人去牺牲,可以用人工智能操纵机器人方式去抢救核电站,苏联军人的牺牲精神,至今人类都要流泪的。第一个冲上去用铁锹铲土的是一名中将,每个人抢险时间只有45秒,超过45秒就可能产生致死亡的伤害。因此,60万军人、几千架直升飞机运土去掩埋。

不知道你们是否参观了我们的手机生产线?就会发现生产线上很少人工,这还不是完全人工智能,只是部分人工智能化的生产。如果欧洲大量采用这样的生产方式,只需要很少人工就能生产非常多的产品,这时收益率增高,劳动回报增高,社会矛盾也不存在了。未来人工智能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想象不到,我也在跟随时代的进步中构想这个问题。

欧洲率先提出来数字主权这个概念,我认为非常英明、非常正确,是世界信息社会发展的灯塔和标杆。过去我们重视物理边界,因为是地缘政治,矿是我们的、火车是我们的……,当信息可以飞跃千山万水以后,提出数字主权是对国家发展有必要的,我们会坚定不移地支持。我们会开源人工智能的生态,支持欧洲的新企业、小企业创新发展,和欧洲实现共赢,而不是我们独家获得利益。

19、芬兰国家公共服务广播公司 Juha Matti Mantyla:欧盟刚刚出台了网络安全的报告,看起来每个人都很满意,美国方面很满意,您刚才提到也满意,因为中间没有点任何公司的名字。美国方面也表示报告字里行间暗示了公司的名字,您觉得欧盟网络安全的报告有没有暗指中国的公司?

任正非:我认为没有。第一,欧盟提出基于事实来作出判断,这对所有供应商都是公平的。第二,供应商事先要承诺不能干这个事,事后由审计来确定是不是干了这个事,我认为这个方法很科学,对所有供应商都是开放的。我们非常拥护和欢迎。不同国家、不同人有不同解释,包括立法者可能自己也有看法,但是我认为这个法是很公正的。

20、丹麦广播公司 Philip Khokhar:您在早期加入中国解放军,并在离开后创立了华为这个商业帝国。您是否理解国外一些人对此感到非常困惑?您大体上是共产主义者还是资本主义者?您是否需要两者选其一?

任正非:第一,全世界军人退伍以后都会就业,世界各国都有这样的情况。几十年来中国退伍军人有几千万,这几千万人不可能待在家里不就业,我只是几千万人中的一个。

第二,华为公司到底走的什么主义,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有9万多的员工有公司的股份,我个人的股份最多,也不过1%左右。当然,我们的分配方式不一定适合其他公司,我们是高科技公司,财富在每个人脑袋里,不能都在我的脑袋里,如果把利益都给我,大家都跑光,实际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们按照大家脑袋里的重量,每人分一点股份,形成我们这种主义,可能就是“不三不四”主义,不知道怎么定义。我们认为,这是员工资本主义。

21、丹麦广播公司 Philip Khokhar:至少在未来的几年中,关于公司、工会和利益相关人的决定实际上是否还是由您做出?

任正非:现在实际上运作权不在我手里,我不会管太具体的事情,运作的事情应该是董事会在管理。我在重大问题上有否决权,但是至今没否决过,我们之间是有磋商的。

22、瑞典《工商业日报》 Johan Nylander:我想再问您一下关于华为使用自研芯片有助于提升利润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自研芯片听上去成本非常高。您是否能解释一下,自研芯片、操作系统以及其他设备与服务将如何影响华为未来的收入和利润?

任正非:第一,社会上人购买芯片的时候,实际上购买了别人的数学、物理、各种方程……在里面。华为的这些数学、物理、方程的数据模型都是自己创建的,已经在多年运作中摊销掉了;一个不会做芯片的公司向别人购买时,别人是会把这部分加进去,这部分利润是比较高的。

第二,我们的自研芯片产量是很大的,今年手机要生产2.7亿部,这个产量很大,可能要几个芯片厂才够给我们提供供给。华为不是小规模使用,一旦使用就是大规模使用,成本反而降下来了。

Johan Nylander:华为是否会将自研芯片出售给其他公司?未来是否可能?

任正非:现在还没有这个想法。

23、芬兰《赫尔辛基日报》 Katriina Pajari:您个人对华为产品持什么看法?您会使用社交媒体吗?您是喜欢在线阅读新闻,还是喜欢通过传统纸媒阅读新闻?您是崇尚高科技还是更偏传统一些?

任正非:我也用社交媒体,也在网上看东西,多数是看网上对我们的批评意见。哪一点批评,我就转给哪方面的人提醒他们注意,看一看我们的产品是不是在这方面确有问题。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产品涉及亿万人民,如果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是不太容易发现某个问题的,大家在使用过程中发现问题的几率很大。有些人发现了问题就放到网上,我们看到就闻过则喜,赶快告诉有关部门,让他们查验是不是需要改进。

华为内部有一个心声社区,有很多骂公司的人,他们不一定是坏员工,很多还是很好的员工。我们看他骂得很有道理,人力资源部就去调查,如果他前三年劳动表现也很好,就把他提到机关来,在机关短时间工作3-6个月,赋能充电后再回去,将来他也有可能会被提拔起来,并不是他发现有问题就给他提级,而是下去在战场上打胜仗以后再确定职级。我们在内部开放批判,就像罗马广场一样,大辩论、大批判,使得我们公司能够自我纠偏。其实这与美国一样,美国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有自我纠偏机制,你看特朗普很厉害,下面的人也在说他。美国错了会自己纠偏过来,重新走回正确的道路上。我们公司也是一样,内部有自我纠偏机制。我也有习惯,每天看看网上跟帖,说我们好的,马上跳过去不看;说我们不好的就看看,把内容摘下来转给有关人。

吃完晚饭以后,我一般看一会新闻、走走路,洗澡上床就处理邮件,处理完邮件以后就看这些东西,到一点钟左右睡觉,发现什么问题就转给谁。有时候会半夜三更转给别人,他们奇怪我是不是没有睡觉,实际是睡过了醒来,发现问题又转给他们。

瑞典国家电视台 Ulrika Bergsten:所以,还是没有做恶梦梦到特朗普?

任正非:没有。其实我很感谢特朗普,因为华为公司经历三十年,绝大多数员工开始富裕了,有一种富裕病就是惰怠、享受安逸。深圳多好,为什么要到非洲有疟疾的地方去奋斗?大家都会有这种想法,再经历一段时间,公司就会垮了。特朗普拿棒子一打,大家都紧张了,要努力生产,努力“种地”,没有垮下去,让公司的销售收入反而增长了,这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在这一点,我并不认为特朗普不好,他吓唬一下公司,大家都怕了。以前是我吓唬大家,但是我的棒子不够厉害,特朗普棒子大,一吓唬,大家都真真实实努力工作了。

24、瑞典国家电视台 Ulrika Bergsten:如果说其他西方国家也跟美国一样禁止华为,他们有可能会失去什么?

任正非:我认为,西方国家是各自站在自己的利益立场做出决策,决不会都跟随美国的,因为美国赚的钱也没有分给其他西方国家。如果说美国赚了钱大家平分,大家跟他走是有道理的。美国也是为自己利益,美国的政策是“美国优先”,就是指别的盟友不优先。因此,我们相信各自国家会独自决策的。

25、挪威广播公司 Philip Lote:有人说,您跟特朗普属于同一代人。如果特朗普说“我想亲眼去华为去看一看”、“我想见一下任正非”,您会给他看什么?

任正非:可以给他看,我会拥抱他的。就像你们记者一样,参观我们展厅时,允许你们摄像、拍照。美联社参观时,连电路板都允许他们拍摄回去,没有关系。如果想看我办公室,更欢迎他去看一看,但是没有他的办公室漂亮。

26、芬兰国家公共服务广播公司 Juha Matti Mantyla:现在,5G有政治因素、网络安全因素掺杂其中。未来,人工智能也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您之前表示,华为预计自己并不会很快从“实体清单”中移出。未来,高科技行业是否会出现分裂,甚至是反全球化趋势?

任正非:我认为,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在欧洲建立生态,支持各个国家各自的发展,这些发展了的公司与华为没有多大关系,美国不能对所有公司都制裁,所以这些公司还是能发展。仅仅一个华为公司,不足以改变全球化的轨道,不足以改变运行的规律。

27、丹麦广播公司 Philip Khokhar:在丹麦,很多人对中国的崛起感到害怕,可能是因为政治体制不同。对于目前丹麦以及很多其他国家的人存在的这种恐惧,中国是不是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任正非:丹麦这个国家非常伟大,我非常赞赏这个国家。由于思想比较自由,学术比较自由,历史上很多伟大发明都来自丹麦,包括量子力学的奠基人尼尔斯·玻尔、电流的磁效应发现者奥斯特……。

我多次去过丹麦,也调查过丹麦的社会状况结构。因为丹麦实行灵活的劳动法,企业可以用正当理由把员工裁掉,由国家建立培训机构去管失业员工的技能提升。丹麦这样做,使企业用人更加灵活、效率很高、交税很多,反而变成了员工待遇很高、福利很好的国家。国家对劳动者过度保护以后,企业不敢多雇工,就很难形成大企业,将来国家会有很多困难的。所以,没有进行过度劳动者保护,反而是对劳动者最大的保护,丹麦在这个问题上有非常了不起的历史贡献,这才是真正的出路。

我们要向丹麦学习教育制度和劳动制度。中国为什么不可以大规模建技术培训中心,国家出钱让失业工人去培训,企业轻装后多赚钱,然后多缴税,国家再拿去培训工人。这样中国劳动力不断升级换代,可能进步更快一些。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