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作为一个33年的电信业老兵 常小兵到底输给了谁?

2015-12-29 05:25
来源: C114

  1982年,26岁的常小兵从南京邮电大学电信工程系毕业,被分配到安徽省六安地区邮电局担任技术员,由此开启了他33年的电信生涯。

  在那个政企不分的年代,像常小兵这种根正苗红的科班生,很容易得到领导们的赏识。常小兵也开始一步步的发迹起来,一直做到南京市电信局副局长。

  1996年,常小兵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大转折,在当年6月份出任了中国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在邮电部嬗变为信息产业部之后,又转任信产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2000年,常小兵从副局长升任为局长。常小兵在这个岗位上只待了两个月,但这是个关键性的晋升,为他奠定了日后转战运营商的高起点。

  2000年4月份,常小兵正式出任中国电信集团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和邮电部的老人,也是常小兵的伯乐---周德强搭档。其实从两个人的履历来看,常小兵和周德强有很多交集,甚至从南京邮电大学的校友可以算起。

  2004年,周德强因为年龄关系要退休了。中国电信一把手的位置有谁来做,当时业内有很多猜测,作为排名第一的副总经理,常小兵会顺利上位吗?但内部的安排,肯定要给更高层面的战略谋划让路。在2004年,决策层对三大电信运营商高层进行了大调整:张立贵和周德强退休,王晓初从移动去了电信,常小兵从电信去了联通,王建宙则从联通去了移动。

  这次调整也给后来这三个电信业大佬的走向埋下了伏笔。对于常小兵来说,虽说掌握了联通的帅印,可以按照自己的施政理念来一展拳脚,但却面临着一个难以拿捏的摊子。

  与根正苗红的中国电信和冲劲十足的中国移动不同,联通成立的背景非常复杂,它柔弱的身躯在当时根本就无法承担众多的利益诉求。这些诉求有的来自于最高决策层,寄望打破垄断;有的来自于眼红的中央部委,寄望多收三五斗;有的来自普通老百姓,希望能降低资费;也有些来自于一些权力掮客,希望能够捞一把。也正是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形势下,常小兵走马上任了,这位熟知中国电信以及中国电信行业的技术官僚,能帮助联通走出困境吗?

  现在来看,联通在三家运营商中的确竞争力不是很强,固网不如电信,移动网不如移动,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在亦步亦趋,但这能说明是常小兵无能吗?恐怕很难下这样的结论。因为常小兵所领导的中国联通并不仅仅是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进行市场竞争,更多的还是服从国家战略的整体考虑,不断地牺牲自己。这从最初的GSM/CDMA双网互搏就可见一斑。

  当然,让联通在运营GSM基础之上,再增加一张CDMA网络的决策,并非是联通甚至信产部能够决定的。但双网运营的确是给联通带来了很大压力,在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网络覆盖就意味着用户数,联通的投资能力本来就不行,CDMA又切走了一大块。如果历史可以重来,联通不上CDMA,集中精力继续扩展GSM网络,也不会导致后来的积贫积弱。

  在常小兵主政联通之后,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策,那就是缩减CDMA网络投资,而不再是同时出击。CDMA对于联通仅仅是一个补充,因为它的产业链成本实在是太高了,而且无法提供与GSM差异化的服务能力。一直到08年电信业重组,C网也只有2800万用户。

  俗说话,否极泰来。从2004年到2008年,对于常小兵而言,是非常困难的四年,但联通挺了过来,迎来了新一轮的电信重组。这次电信重组的基调,主要出于减少央企数量,打造全业务运营,塑造均衡的市场格局。在这样的背景下,联通和网通走到了一起。

  但与移动收容铁通,电信接受CDMA不同的是,联通和网通规模体量与人员相差无几,甚至网通的经营状况还好于联通,如何融合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对于高层的人事安排。后来,联通系在融合中逐渐占得上风,原网通一把手张春江去中国移动担任党委书记,但没过多久就哐当入狱;原网通的二号人物左迅生也由于年龄关系,在新联通中过渡了一下也告老还乡。

  还记得在新联通的成立大会上,常小兵在演讲中是踌躇满志、红光满面,但有些人却是不太自然颇显尴尬。常小兵这个时候的确是很兴奋,因为这个新联通筹备组组长的身份,已经明确了他将继续出任联通一把手,但此时的一把手与前四年的一把手却有着很大不同。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