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24年前的历史,在5G时代重现

2019-05-07 09:31
科技杂谈
关注

1994年的7月19日,中国联通正式成立。这个新企业的背后,是电子部、铁道部等部委以及地方政府机构。他的使命,就是打破当时通信领域政企合一的垄断格局。

很快,中国联通选择把GSM移动通信作为重点,而这一决策,也打乱了原来邮电部在移动通信领域的整体部署,一场大戏就此拉开。

【二十多年前的移动通信格局】

中国的移动通信业务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步的,那个时候还没有中国移动,移动通信是邮电部门提供的一项业务。1987年11月在广州开通了第一个模拟移动电话局,虽然比全球第一部移动电话开通晚了十几年,但在当时来说,也是非常先进的技术。

在中国开通模拟移动电话那年,欧洲的第二代移动通信标准,就是如今耳熟能详的GSM起步了。1991年第一个GSM网络在芬兰投入商用,之后在欧洲迅速发展,并向全球普及。中国的科技工作者们,主要是邮电部传输所(后来成为信通院的重要组成部分)的研究人员,对这种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非常关注,定期向邮电部报告进展情况,初步判断是:GSM已经成熟,可以作为网络建设的技术标准。

正当全球都准备采用GSM建网的时候,CDMA(码分多址)技术出现了。1985年创立的高通公司提出在无线技术领域的CDMA技术,大幅度提升无线通信的效率和容量。见此情况,北美将CDMA作为第二代移动通信网的核心技术,以此为基础发展CDMA网络。

从技术角度看,CDMA技术在无线领域的先进性毋庸置疑,甚至欧洲GSM的专家们都计划引入CDMA技术作为下一代移动通信的无线通信技术核心。但要建一张完整的CDMA网络,光有无线侧的CDMA技术是不够,其他的配套技术方案还不完备,因此并不能马上拿来用。

权衡之下,当时邮电部的决策是:不上马GSM,等待CDMA网络成熟之后,一步到位。

正在邮电部等待的时候,中国联通成立了,而且准备建设相对成熟的GSM网络。邮电部以变应变,做出决策:立即全面启动GSM网络建设。

【看似同时起跑,基础大不相同】

我当时在邮电部移动通信局,是这一变局的亲历者。1995年夏天我被委派到摩托罗拉接受培训,学习模拟移动电话的联网漫游技术方案。走之前大家关注的还是模拟网联网,两周的培训结束后回到办公室,发现所有人都在讨论GSM。

此后就是邮电体系大规模的学习培训。无论是传输所的专家还是厂商的技术人员,一边要给各省邮电局的人培训,一边要参与建设方案的讨论,忙得团团转。好在邮电体系的专业基础雄厚,有规范的多级管理模式,在邮电部统一组织之下各司其职,从技术标准和组网方案的编制,到设备选型、入网和采购,再到系统安装、集成和调测,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

邮电部倾尽全力建设GSM,而联通的情况就复杂多了。作为一家多单位联合组建的企业,不同的地区,主导单位、管理模式、技术资源都不一样,这种情况按照如今的表达方式,就是多个企业文化风格迥异的单位组合在一起,整合成本非常高。所以对于刚刚组建的联通来说,全网建设GSM实在是个巨大的挑战。

局部存在差异,整体来看邮电体系的优势就更大了。与模拟移动电话网不同,GSM是完全独立的一张移动通信网络,邮电部门在传输、机房等配套资源的优势得以充分体现。此前长期研究GSM的机构和技术人员隶属于邮电部,在通信工程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设计院也是邮电部的,连进出口等方面也有专业的邮电部器材公司助力。联通即便背后有各个部委支持,也很难和这样一个建制完整、基础雄厚的体系抗衡。

由于邮电体系利用产业链优势整体发力,迅速建成覆盖全国的GSM网络,并把先发优势和网络优势转化为客户规模优势,牢牢地把握住了竞争的主导权。后来,原来邮电部的干部担任了中国联通的领导,对CDMA的技术优势念念不忘,还曾希望借助CDMA翻盘;但无奈最好的发展窗口期已逝,GSM和CDMA左右互搏,双网运营成了联通的包袱和劣势。

如果当年联通上马GSM的时候,邮电体系选择等待先进的CDMA网络,那么中国联通可能在上个世纪就拥有大量客户,也许中国的通信市场格局就不会是今天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样子。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需要在合适的时机选择合适的技术,技术的先进性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这样的故事不仅仅发生在通信行业,其他领域的案例也比比皆是。

【如今的5G格局,几乎是历史翻版】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移动通信走到了第五代的前沿,如今运营商又面临选择:是选择相对快捷的NSA(非独立组网),还是等待更加先进的SA(独立组网)。

简单来说,NSA就是在现有移动通信网络上叠加5G无线通信模块,这种操作是最便捷的“5G建网模式,可以在现有条件下推5G;而SA则是技术专家们心目中从头到脚完整的5G网络

NSA像不像当年的GSM?SA像不像当年的CDMA?

正常情况下,偏爱技术的电信运营商当然希望等到R16标准出来之后,按部就班地发布企业标准,再进行各种测试验证,能够一步到位地建设完美的5G。这也是此前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强调偏爱SA组网的原因。然而此时就像当年联通出世一样,美国对于5G的态度导致中国对5G建设模式要慎重考虑,并尽快决策。

前几天信通院翻译了《5G生态系统:对美国国防部的风险和机遇》,原文是美国国防创新委员会今年4月发布的,体现了美国对于争夺5G领先地位的焦虑和紧迫感。该文回顾了4G时代中美等国在信息化数字化领域的竞争和结果,并对5G的重要性以及带来的机遇进行了分析,还提出了不少建议。同样参与5G制高点争夺战的还有韩国、日本以及欧洲各国,政府和相关企业也在积极推进5G的商用进程。

而在通信产业圈子里,也有这样的共识:要想在现在的时点推5G,只能采取NSA。所以现在美国韩国等推出的5G,全部是NSA。

如果你是政府决策部门,如果你是运营商,在这种情况下,何去何从?

个人做个大胆判断:虽然中美之间各有优劣,在很多领域美国是领跑者,但恰恰在通信产业领域,中国的产业链完整性和成熟度是超越美国的。这个时候中美如果都选择NSA,有可能会重现当年邮电和联通大战GSM的景象。

美国虽然有全球顶级的电信运营商,全球领先的互联网企业,但在摩托罗拉和朗讯垮掉之后,如今已经没有像样的通信设备制造商了。中国这边三家电信运营商实力不俗,近年来互联网企业迅速成长,终端设计生产能力处于全球领先,华为中兴已经成为世界级的通信设备供应商。而且由于5G的频段高,建设的密度比4G更大,这是基建狂魔”更喜欢的节奏。

看似同时起跑,基础却并不相同,所以最终的胜利者,是把握住关键时间点,发挥产业链优势的选手。这个时候如果选择等待,5G就成了又一个CDMA,可能还没施展开手脚,下一代技术又来了。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