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澳大利亚华为禁令 伤害的不仅是TPG 还有5G规划

目前,对于澳大利亚运营商TPG而言,日子并不好过。首先,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了华为,而TPG此前则在使用华为设备构建一个移动网络。然后,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反对其与澳大利亚现有移动运营商之一的沃达丰合并的计划。如果这些还不够惨的话,则还要加上目前正在蚕食其利润的国有运营商NBN。

根据日前公布的业绩显示,截至2019年7月的上一财政年度,TPG税后利润下跌了56.2%,为1.74亿澳元(1.19亿美元)。收入几乎没有变化,接近25亿澳元(17亿美元),但在政府禁止华为之后,取消移动网络的决定使TPG的净利润损失约1.66亿澳元(1.14亿美元)。与沃达丰交易相关的额外费用-TPG反对监管机构举动的费用,就达到了600万澳元(400万美元)。

至于NBN的影响,TPG目前表示本财年所谓“一切照旧”的EBITDA(即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的收益)仅有7.3亿澳元(5.03亿美元至5.14亿美元),而上个财年则有8.24亿澳元(5.64亿美元)。业务向NBN的转移是预期下降的主要原因。

澳大利亚的其他电信运营商也受到了NBN的巨大影响,其中就包括Telstra,由于业务的缩减,该公司正在削减数千个工作岗位。但TPG一直是华为禁令的主要受害者。使用替代供应商构建新的移动网络显然不是一种选择,进而迫使TPG放弃了移动网络的推出计划。这一切都表明,华为提供了比其竞争对手更好的条款,和/或其技术被认为优于其竞争对手的技术。

无论该禁令是否有助于澳大利亚不易受到中国黑客和网络间谍活动(政府方面的理由)的影响,其对TPG的影响也会导致澳大利亚5G部署的延迟。TPG推出新的移动基础设施将为市场领导企业Telstra和Optus(新加坡电信的子公司)带来新的竞争,后者完全依赖北欧5G供应商(Telstra使用爱立信设备,Optus则与爱立信和诺基亚合作)。

澳大利亚华为禁令 伤害的不仅有TPG 还有5G规划

使这一问题更加复杂的是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反对TPG与澳大利亚第三大移动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之间的合并。在花了8个月的时间做出决定后,由于担心如果两家运营商聚集在一起,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巨大竞争,澳大利亚当局在5月份阻止了这次合并。这种逻辑难以理解。TPG去年消费者业务14.6亿澳元(10亿美元)的营收中仅有1.08亿美元(7,400万美元)来自移动服务,而沃达丰在澳大利亚固网领域的存在则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一个只有三家服务提供商的市场是不可接受的,那么为什么只依靠两家5G供应商才会符合要求?

由于沃达丰正在争取获得此次交易,其5G计划似乎就暂停了。在Telstra公布其与爱立信的交易及其5G服务计划之后,沃达丰自去年12月以来对于5G话题就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因为当时它同意花费2.63亿澳元(1.8亿美元)用于购买新的频谱使用权。在7月发布的财务业绩中,它还将“移动网络扩展和向5G演进”列为今年的优先事项。毫不奇怪,没有任何更具实质性的内容,这是因为当前交易依然存在疑虑时任何未来的规划都不容易,因为其中的赌注可能会很高。

政策制定者、电信运营商和设备制造商都认为5G将会进一步巩固未来的数字经济。如果他们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那些在5G开发方面落后的国家将遭受巨大损失。在禁止中国供应商和反对整合方面,澳大利亚当局明显阻挠了两家网络运营商的5G计划。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