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长和欧洲并购遇阻 电信业合并战略达到边界

2016-04-19 08:43
来源: C114

  上周末欧洲媒体传出消息,长和英国并购未通过欧盟审查,否决决定不日宣布。长和欧洲3集团对O2英国的并购遇阻,既是企业层面的一件大事,也是电信市场的一件大事。

  近年来,电信业一直想讲的故事是“转型”,但实际在做的事却是“合并”。各个电信市场的走势基本能用“合并”因素来解释:美国市场上AT&T和Sprint对T-Mobile的合并遇阻后,运营商基本进入零和竞争状态;欧洲市场的奥地利、爱尔兰、德国在经过4家变3家的合并后,运营商开始有能力提价;法国市场新进运营商冲击市场,在位运营商经营恶化后,市场重新开始寻求合并。在虚构的“转型利润”被证伪的情况下,运营商们无不希望通过市场结构套利,拿到实在的“合并利润”。

  长和的欧洲3集团正是欧洲电信合并潮的主要参与者和受益者,欧洲3集团已经在奥地利合并了Orange奥地利,在爱尔兰合并了O2爱尔兰,并准备在英国准备合并O2英国、在意大利合并VimpelCom意大利,上述4个市场的合并完成后,运营商家数均从4家减为3家。

  长和系(包括长和与长地)目前有六项核心业务:零售、电信、地产、基建、港口、能源,长和电信业务旗舰“欧洲3集团”是长和系内仅次于零售的第二大收入部门,但由于缺乏对电信业来说至关重要的“规模”,电信业务一直是长和系最重大的弱点。欧洲3集团拥有用户3059万,分散在6个欧洲国家,在瑞典、丹麦、奥地利、英国和意大利均为规模最小的运营商,目前仅在爱尔兰通过合并摆脱了规模最小的地位。

  如果在英国和意大利的合并完成,欧洲3集团在英国和意大利均成为市场份额第一的主导运营商,欧洲3集团将脱胎换骨为泛欧级别的主导运营商,跻身欧洲无线运营商Top5,彻底站稳欧洲。但随着长和英国并购被否决,意大利合并成功可能性也很小,欧洲3集团将重回原来的危险份额格局,电信业务将继续成为长和系的隐患。

  长和合并被否,对电信业也是重大事件。电信业的“合并”潮起来之后,随着主导运营商数量不断减少、市场集中度不断攀升,一个问题自然产生——“合并”的边界在哪里,“竞争性无线市场”的主导运营商数量底线是4家还是3家?这个电信业的“magic number”问题价值数百亿美元。

  2011年,美国司法部诉讼阻止了AT&T收购T-Mobile US的交易,美国监管部门首先对“magic number”问题明确表态,即无线主导运营商至少应有4家。但市场对此监管信号的理解仍有分歧:首先,美国市场格局是二大二小,如果由市场份额第二的AT&T并购第四的T-Mobile,AT&T与Verizon进一步锁定双寡头,Sprint难有出路,监管实质上阻止的是从4变2;其次,2013年欧盟连续通过了奥地利、爱尔兰、德国的电信合并审查,这三个市场上发生的合并均把无线运营商从4家减到了3家,市场逐步开始有意见认为监管对运营商数量底线有放松的趋势。

  正是在此背景下,软银决定出击美国市场。在通过大讲转型故事登陆Sprint后,软银紧接着就回归现实,并购T-Mobile US意图站稳美国市场,其700亿美元“登陆+站稳”行动计划的背后,就是软银判断美国监管对无线运营商的数量底线是3家。但软银在“magic number”问题上出现了严重错判,美国监管机构2014年用再次阻止交易的行动表明,其态度就是无线主导运营商不能少于4家,“登陆而未站稳”的软银转而在美国市场陷入苦战。

  在欧洲市场,尽管有软银在美国的失败案例,但因为有奥地利、爱尔兰、德国合并成功的先例,欧洲运营商的合并战略继续推进:2014年底丹麦TeliaSonera与Telenor宣布合并,2015年长和欧洲3集团继续在英国和意大利发起合并,这些合并都意图把运营商数量从4减到3家。

  2014年底欧盟新任竞争委员会专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换届上任,欧洲监管开始向鹰派转向。前任竞争委员会专员乔奎因·阿尔穆尼亚(Joaquín Almunia)之所以连续批准奥地利、爱尔兰、德国的合并,原因在于阿尔穆尼亚比较强调欧洲单一市场的愿景,认为一国之内可以稍微放松监管底线,其意思类似于在一国内的地区层面可以稍微放松监管底线。但韦斯塔格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欧洲单一市场只是个愿景,还远远不是现实,监管须与现实匹配,毕竟消费者是生活在现实中而不是愿景中。在与监管沟通后,TeliaSonera和Telenor认为丹麦合并通过审查的可能性不大,于2015年9月主动撤回了丹麦合并案。

  长和在2015年的3月和8月分别宣布了英国和意大利合并案,欧盟竞争委员会专员韦斯塔格在10月的一次会议上作了针对性的演讲,系统阐述了欧盟竞争委员会对电信业的监管框架:1)美国无线市场在保持4家全国性无线运营商的基础上,还有80余家各类地方性运营商,而欧盟总共只有无线运营商35家,具体到每个国家,除了3~4家主导运营商外,基本没有地方性运营商,所以欧盟监管者更需要关注合并对竞争的影响;2)虽然监管无法明文规定市场上主导运营商的数量底线是4还是3,但事后研究发现奥地利、爱尔兰、德国的合并对竞争是有负面影响的,暗示未来类似的合并将无法通过审查;3)监管不认为虚拟运营商的竞争能替代基础运营商的竞争,也不认为运营商合并后再分散股权能替代基础运营商的竞争,所以如果运营商用扶持虚拟运营商或者分散股权作为合并交换条件,监管不认为这有什么作用。该演讲事实上对欧洲电信业合并划定了新的监管标准。

  2016年2月,英国电信监管机构Ofcom主管莎伦·怀特(Sharon White)在《金融时报》上公开撰文,反对欧洲3集团和英国O2的合并,建议欧盟委员会阻止合并,与韦斯塔格所论述的框架一致,Ofcom认为英国无线市场由4家减少到3家会影响竞争,同时,监管认为欧洲3集团提出的推动虚拟运营商的合并条件对竞争并没有什么补偿作用。4月,英国竞争及市场管理局(CMA)正式致信欧盟委员会,表示反对长和的合并以及交换条件,除非长和合并后再拆分出一个独立运营商,否则建议欧盟委员会阻止合并。

  面对监管的最后通牒,长和也没什么退路,只能做最后的争取,长和欧洲3集团陆续提出了冻结价格、暂时运营独立、增强虚拟运营商、分散股权等让步条件。但从欧盟竞争委员会和英国监管机构的监管指引来看,监管底线就是“第四家无线运营商的存在至关重要”,在此条件下除非放弃并购,长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转圜空间,如果合并后再拆分出一个独立的基础网络,那合并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

  来自亚洲的两大顶级国际化电信资本,李嘉诚的长和与孙正义的软银,在登陆欧洲和美国后,都把合并作为进一步站稳的关键,美国和欧盟监管机构对此都作出了回应——作为竞争性无线市场的边界,主导运营商的数量不能少于4家。这是欧美监管对电信业近年来整个合并战略的回应,而亚洲资本又赶上了最后一波。

  欧美监管的反应意味着,在目前几乎所有主要无线市场,合并战略都已经遇到边界。5家运营商主导的市场,已经基本绝迹;已达到4家主导的市场,不再有合并的可能;已少于4家的市场,更不用再幻想合并,除非该市场宣称追求的就不是竞争而是垄断。电信业通过市场结构“4到3(four-to-three merger)”套利的空间基本消失,运营商们该考虑的是如何在已经减无可减的市场结构中顺应大势、适者生存。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