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鹏博士低调“变阵”:家庭宽带接入市场风云再起

据业内人士透露,作为国内最大的民营宽带运营商,鹏博士已于日前作出重大调整,战略性放弃与基础运营商在家庭固网宽带领域的正面竞争,转为为其提供装维、代维服务。

据悉,鹏博士在家宽市场以长城宽带为品牌。据鹏博士2018年半年报内容显示,其在212个城市累计覆盖用户数约1.1027亿户,累计在网用户数1318万户。

后续,长城宽带将向通信服务转型,将个人家庭宽带用户交割为三大运营商,4万员工将承接三大运营商固网的安装、运维服务、微基站装维等服务,同时也包括智能家居、网络联调优化等通信与互联网服务。

屈指算来,从斥巨资收购长城宽带,到如今的黯淡离场,总共还不到10年时间。鹏博士在此时作出壮士断腕般的战略抉择,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现网百万级的家宽用户如何交接,消费者权益如何保护?长城宽带的后续转型之路,又将会一帆风顺吗?

入场

说起鹏博士,可能有很多读者不甚了解,但说起长城宽带,对于老网民来说却是耳熟能详。

本世纪初,原信产部发布《关于开放宽带驻地网运营市场试点工作的通知》,开放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13个城市的宽带用户驻地网运营市场,长城宽带、艾普宽带、方正宽带均在这一时期陆续成立。在那个草莽年代,民营宽带运营商凭借着灵活的价格策略,强大的地推能力,取得了非常不错的开端,在各自的优势区域市场搞得风生水起。

但鹏博士选择入场的时间却值得商榷。鹏博士收购长城宽带,更是一波三折。

2010年4月,鹏博士宣布竞购长城宽带50%的股权和转让方对长宽2.8亿元的债权,但被原股东中信网络横刀夺爱,中信网络行使了优先购买权,鹏博士首次收购长城宽带落败。2011年11月,中信网络委托北京产权交易所发布长城宽带50%股权及4.8亿元债权交易公告。这次鹏博士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长城宽带,但50%的股权对价6亿,比一年多之前的3.17亿翻了近一倍,再加上4.8亿的债权,鹏博士这次合计要付出逾10亿。

2012年4月,鹏博士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为了得到剩余的50%股份,鹏博士向中信网络支付了7.5亿的对价,比上一次购买的50%股权多付出1.5亿。与其说增加的对价是因为长城宽带业绩提升的结果,不如说是为了得到控股权,鹏博士不得不提升对价。

至此,鹏博士终于完全拿下了长城宽带,但此时的长城宽带已经今非昔比,百事缠身。鹏博士为何如此执着,主要是看重长城宽带遍布全国的宽带网络服务体系和终端客户资源,希望通过收购,在当前互联网接入爆发增长期加速完成鹏博士宽带接入业务在全国主要城市的业务布局,然后通过整合新老业务以获得集合效益。后来也的确如此,鹏博士陆续推出了大麦盒子这样的互联网产品,希望能够打通”云管端“,获取资本市场的认可。

煎熬

其实,从鹏博士接手长城宽带的那一刻起,民营宽带就开始了漫长的煎熬。

虽然我国宽带市场的发展速度令全球侧目,但却是一个垄断竞争的市场。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宽带接入用户、内容资源、国际出口带宽几个维度上,都处于垄断性地位;在骨干网层面,由于牌照限制,非基础电信运营上在业务有存在很大局限性。

更重要的是,根据监管规定,电信、联通、教育网之外的互联单位,在与电信、联通进行互联网骨干网网间互联时,要向电信和联通支付结算费用,也就是常说的 “买路钱”。有些二级运营商抱怨,有一半的收入度用来缴纳“买路钱”。在和基础运营商竞争过程中,民营运营商大多采用低价策略来拓展用户。一方面,非基础电信运营商需要支付基础运营商租赁费;另一方面,低价策略又让非基础电信运营商的业务毛利率降低,后续投入举步维艰。

如果继续按照这个剧本走下去,长城宽带还能勉力维持,但在”提速降费“的政策号召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被迫发力了。仅在2012年,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宽带市场的投资总和超过600亿元,这对包括长城宽带、歌华宽带等在内的国内非基础运营商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挑战,无法跟上宽带升级的需求,只能抢食一些利基市场,在夹缝中生存。

但真正压垮长城宽带们的还不是电信、联通这样的”老相识“,而是中国移动。在”解锁“家庭宽带市场之后,中国移动迅速的在全国攻城略地,在短短几年之内,其固网用户从数百万发展到了1.63503亿户(截止到2019年2月28日)。

伴随着中国移动的狂飙突进,全行业都感受到了压力。中国电信2018年固网宽带业务的ARPU为44.3元,按年跌11.1%;有线宽带接入收入为742.6亿元,同比下降3.2%。中国联通ARPU为44.6元,同比下降3.67%。鹏博士更为惨淡,据其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互联网接入业务收入28.7亿元,同比下降18%,长城宽带业务净亏损3299万元。

不止如此,基础运营商的战略转型速度也超出了产业界的预期,包括移动、电信、联通都在大视频战略下将智慧家庭作为发力重点方向。民营宽带与他们相比,无论是在战略方向、基础网络、技术产品还是服务方面,都存在着较大差距,退出也就成为必然选择。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