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46家华为相关企业进入“实体名单” 任正非发总裁邮件:华为危亡关头

2019-08-20 14:28
满天芯
关注

昨日美国商务部长正式宣布将华为的“临时许可”延长90天,不过又有46家华为相关企业进入“实体名单”。

据悉,美国商务部针对华为初次发放的“临时许可”原本于8月19日到期,此次再度延长临时许可有效期意味着华为在此期间可以继续购买美国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同时华为还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继续维护现有的Android设备软件服务。

华为也意识到这样下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要做好充分的“参战”准备。

昨日华为的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最新签发的总裁办电邮。在电邮中任正非表示,目前公司处在危亡关头,第一是号召大家立功,第二是尽快把优秀人员选拔上来,增加组织的“活血”。同时绝大多数员工要心静如水,继续做好本职工作就是参战。

而对于未来的技术研发,任正非表示要继续加大战略投入,加强科研队伍建设,短期要解决生产连续性问题,长期要敢于牵引产业发展方向。

同时任正非还表示,华为运营商BG改革在组织建设、人才选拔、市场、研发等方面要积极做出改革建议,而“不是以讲话为准,最终要打胜仗才是最重要的。”

以下为任正非讲话原文:


我们改革的目的是为了简化作战管理、简化层次,“权要听得见炮声,钱要体现公司意志”。我们既要把权力给到最前方,让他们在一定范围内有战斗权力、战役权力、战略的准备权力,也要承担责任,也要有平衡,这样才有利于作战。将来我们是多BG制,多BG在区域里汇聚的作用是增强,而不是削弱。在地区部要有各BG的协调、考核。

这两天是代表处改革会议,主要是对代表处和系统部的作战权力作规范。CNBG和地区部不作大的改革,提出的改革方案允许不同地区部有不同意见。不是以我的讲话为准,最终要打胜仗才是最重要的。

一、改革将分三步走:第一步改革明确代表处是作战中心,机关BG和地区部BG共建面向代表处透明的资源中心和能力中心,资源中心通过市场机制运作和考核,能力中心基于战略目标的达成和市场机制运作与考核;第二步改革地区部以及BG的作战部门;第三步改革机关。

1、第一步改革是改变作战方式。代表处成为经营和利润中心,代表处的项目70%是成熟的扩容项目,作战指挥权下放给代表处系统部,作战资源和能力一步获取,决策两层闭环。

第一,长期以来,我们都要求让听得见炮声的人呼唤炮火,呼唤了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让他们如何呼唤炮火。去年12月阿根廷第一次改革会议,阿根廷、哥斯达黎加、纳米比亚、博茨瓦纳四个代表处的试点,仅仅是改革了分配机制,并没有改革作战机制,试点代表处反映请示还是太多。这次丁耘提出,将来成熟项目的作战指挥权下放给代表处和系统部,这占代表处约70%的量。我们当然想直接就下放给系统部,但是系统部的组织建设是否完成?过去都是代表处作为“婆婆”包打天下,现在先让“婆婆”和“媳妇”共同去用权。探索用一、两年时间,成熟一个系统部就授权一个系统部,给系统部直接授权。将来我们就是两层作战组织:一层作战组织是代表处的系统部,一层作战组织是BG的野战部队。

这次会议通过的“改革文件之八”(合同审结试点代表处作战指挥权)为什么重要?明确作战中心到底有什么权,如何将成熟业务的作战指挥权下放给代表处。我们先摸着石头过河,经过两、三年不断优化,可能真能找到优化作战模式。

第二,公司初步算出了全球所有代表处粮食包的预测方案,这只是“抛砖”,每个代表处自己回去算算账,允许“一国一制”,允许有差别,允许你提出意见。如果你认为划算,那就慢慢改革;如果认为没有好处,可以和公司与地区部博弈,讲出更改粮食包数字的理由。这样的数字改革,就具有科学化;代表处一改革,就会出现人员精简,改革的基准线以2018年底计算。上半年精简的粮食包,都留给你们。不是按2019年才开始计算,否则大家没有积极性,把臃肿机构拖到2019年才裁减。

第三,我们认为,政治环境、市场环境稳定的代表处,可以加强本地化步伐。在确定性工作中要多用本地员工,中方员工可以往地区部的战略机动部队集中。因为用一个本地员工就节约了一部分财务费用,节约出来的钱就是新粮食包,可以用于分配,这样代表处就会想办法如何科学用人。

对于市场环境、条件不好的代表处,比如不能及时回款、币种汇困或者处在极端政治环境下,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应该多用中方员工,少用本地员工。一旦我们在这些国家市场需要临时关闭,留下少量本地维护人员,其他人就可以及时撤回,避免公司在那里硬消耗。

第四,听了你们的汇报很高兴,很多方面基本已梳理清楚,不像以前责任、职责、权力都没有理清。接下来改革的代表处,CNBG要认真选择,可以先从容易改革的代表处着手,成功后就会信心百倍。如果在难改的代表处先碰了壁,“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容易失去信心。我认为,小国可以放开一些,由各个地区部自己定。比如拉美的多国可按小国代表处全面改革,大国不要选择太多,在条件成熟、业务环境类似的两、三个国家先改,最主要得出一个模型后,就可以去推广。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